姚钦英:“打游击”的那些日子
2012年07月09日 11:00  点击:[]

当我第一次听到“广东省妇干校”的名称时,那是在我即将被调入广东省妇联的时候。  

1979 年,为复办广东省工青妇干部学校,省总工会、团省委、省妇联的组织部门分别派人到全省各地选调干部。当时,我在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五师九团(后改为海南农垦局国营红光农场)下乡。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海南尚未独立建省,称海南行政区公署,是广东省人民政府的派出机关。那时,海南云集着无数上山下乡的常识青年。这些知青是响应毛主席一九六八年发出的“常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从城里到农村、到边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大有作为的,他们中不泛优秀人才。  

我记得省妇联到海南选调干部的领导是时任省妇联副主任黄蕊秋女士,在干部考察时我与她见过面,看上去很儒雅、慈祥。我荣幸地被省妇联领导选中并于 1979 年 7 月底调入广东省妇联,成为筹建妇干校的首批人员。与我同批从海南调入的还有钟澜、张柳儿、邵洁明三位同志。之后, 1980 年有梁润全、祁琨、杨美娇三位调入; 1981 年有王世凤、钟新意、罗智蒨、莫志伟等四位调入; 1982 年有陆珩、冯丹雯、陈晓华、林育鹏四位调入;到了 1984 年省妇干校正式挂牌前后,调入的干部数量最多,有胡教明、沈建媚、陈德建、魏嘉娜、许姱姁、梁金潮、许楚玉、卢金丽、罗卫红、黄佩君、 余乐芳 、李春萍、欧阳兆洪、冼桂坤、陈雪华、佟凯旋、古年好等,都从全省各地陆续调入。至此,筹建妇干校的干部队伍人数已近 30 人。  

广东省妇联于 1979 年开始启动工青妇干部学校筹建工作。 1981 年 7 月 6 日经省委批准同意复建广东省妇女干部学校,选址于梅花村 3 号大院(原陈济堂故居), 1982 年开始基建, 1984 年 9 月 10 日省妇干校正式挂牌暨妇干校大楼落成。省妇干校从 1979 年启动筹建至 1984 年正式挂牌、有自己的办学场地,期间经历过一个“游击战”的特殊阶段。妇干校正式挂牌之前称为“妇干班”,属省妇联的一个职能部门,专门负责全省妇联系统的干部培训工作。筹建期间,妇干班处于“三无”状态,即:无固定办学场所、无师资、无教材。由于没有自己固定的办学场地,每办一期班都得租场地,四处打游击,且打一枪换一个位置,无法固定办学点。由于经费有限,培训对象均是女性,每租一处都得考虑办学成本和女干部安全问题,所以,办班地点常以单位的招待所或干部院校的培训宿舍为租赁首选。省民政局招待所、省荣誉军人学校、省工交干部管理学院、省政法干部管理学院、省教育学院、广州市经济干部管理学院、广州市汽车运输企业招待所等,都留下了大家的足迹。那时的广州交通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以珠江为界,分河南河北,珠江北面称河北,珠江南面称河南,连接两岸的只有海珠桥、人民桥和珠江大桥。河北商业较发达,交通便利,场租较高;河南离市中心(河北)较远,交通不便,许多地方仍处城中村,场租较为便宜。因此,河南成为妇干班经常出没的地方。  

“打游击”的日子紧张而劳累。妇干班每年要办 2—3 期,最多时办 4 期,每期一个月左右。那时,工作人员不多,七八个人(大家称为七八条枪),但大家很团结,很合作,团队非常有协作精神和凝聚力,内部有分工但不分家。从定计划、发通知、请师资、接送老师、组织课堂、安排生活、订购车船票、开班动员、结业总结到欢送学员,只要有需要,任何岗位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服从调度,积极配合。妇干班最忙最累的时段是开班前后,学员报到时和结业时的接送环节,所有工作人员都得分工跟车。报到时把学员安全地从车站接到办学点;结业时把学员安全、准时地送离广州。那时交通不太发达,晚班车经常夜间 11 、 12 点才到,早班车如粤东、粤西一带经常早晨 4 、 5 点钟就得起床送学员。那时的大家都年轻,倒地便打呼噜,怕睡过头耽误事,经常整夜半睡半醒,感觉就是一个字“困”,只有等到学习班工作完全结束了才狠狠地补睡。但无论多苦多累,大家从没怨言。时任游击队的领导周群(妇干班党支部书记)、尔后的卢毅(省妇联副主任兼妇干班主任、党支部书记)、钟新意(妇干班副主任)就是这样带着大家这支游击队转战南北的。  

“打游击”的生活清苦又快乐,每每回想起来仍兴奋不已。由于办班地点多在河南,工作人员居住地都在河北,离家远,中途很少回家。所以,每办一期班大家就等于“出差”、“下乡”一个月,要收拾好“细软”与学员同吃、同住、同学习。在妇干班工作的同志青年人居多,有的正在谈恋爱,有的刚结婚不久,有的孩子比较小,有的家有老人需照顾,但顾不了那么多,只要一开班,所有成员都得全身心投入,放下儿女情长,克服家庭困难,确保办班成功。记得八一年在省荣军学校举办全省妇联主任培训班时,我刚好怀孕,还在华南师范大学进修课程,为了保证有一个好身体能坚持正常的工作又不耽误学习,我每天都要利用一早一晚的课余时间,挺着肚子坚持一小时的慢走,边走边背课文给肚子里的孩子听。挺着大肚子、过着集体生活、从事紧张的工作,现在想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那时的我很知足,虽然生活条件不及小家庭周到,心情却非常舒畅。同事间亲如手足,师生间情同姐妹,关系非常融洽。课余时间欢声笑语,聊聊家常里短,交流趣闻逸事,编创大话笑话,苦中取乐,当然笑星当推王世凤,谁一不小心便有可能成为她笑料中的主人翁。  

“打游击”的那些日子虽已成为女院的历史,但她留给我的那些情谊,那些快乐,那些精神却难以忘怀。  

编辑概况:姚钦英,女, 1979 年 8 月调入广东省妇干校,经历了妇干校、女子中专学校、金沙澳门官网的建设、发展全过程。历任广东省妇干校、女子中专学校科长、教育长、副校长、副书记、党委书记,广东女子学院党委书记等职。

上一条:缪美贤:只顾攀登莫问高 下一条:卢金丽:艰苦创业 勤俭办校的回忆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