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史资料征集座谈会记录
2012年07月09日 11:45  点击:[]

时 间:2012 年 4 月 11 日 上午 9:30 — 11:35

地 点:行政楼 516 会议室

参加人员:姚钦英 祁 琨 林 苏 王慕卓 梁润全 黄建真 王洪玉 陈霓裳 古年好 何树莲 沈 媛 赵 俊

主 持 人:郝勇

会议议题:校史资料征集座谈会

主持人:大家今天召开校史资料征集座谈会,首先热烈欢迎老领导、老同志回到学校来积极支撑大家学校的校史资料征集和挖掘的工作。这项工作是从 3 月 5 号正式启动,当时开了第一次筹备会议,宣布立项。 3 月 15 号大家召开了一个学校的退休教师和老干部情况通报会,那天也在会上强调校史资料的挖掘和征集,希翼得到退休干部的支撑。大家学校去年举办了 30 周年校庆, 30 年来,学校从开始的“三无”状态,到现在有这么好的校园环境和办学条件,大家在座的老同志是亲身的经历者,也是见证人。大家舞台上曾有一个节目叫“大篷车的时代”,就是在车上的一个学校,反映的就是当时办学要到处找场地,相信有许多发展历程令人难忘,可能在大家头脑里面珍藏着许多人和事,是记忆深刻的东西,是生动的史料。但还没有机会真正坐下来,像今天这样专门的组织的会议来谈论以前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大家去年就决定搞一个校史专题,今年正式立项。今天通过大家的座谈,把以前的点点滴滴回忆起来。有一些事情可能记得不太完全,通过座谈大家相互的启发,有多个见证人的,几个同志大家一起回想,回忆得完整一点。今天是第一次座谈会,以后这样座谈会有很多,有各种形式的,比如说有专门的访谈,大家再来找一些资料进行回忆,对校史资料的收集整理会大有帮助。今天上午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大家可以随意的谈,想起什么可以说什么,比如领导来视察,来宾的参观、一些老学生的人和事,一些有亮点的东西等等,都可以谈。

姚钦英:首先我非常感谢大家,因为我知道大家已经退休,有各自的家室,有自己的事情。以后开这样的会议尽量在老校区开,本来这次大家也想在老校区开,但是因为第一次会议,想着大家 20 多个老干部,那边也没这么大的地方可以坐得下,第一次做一个热身的启动吧。大家可以互相启发,积极挖掘大家的校史资料。大家的设想是这样的,第一次在这里,然后以后根据需要,分类个别约谈。根据校史资料收集整理的需要进行分类,或者说具体分成不同的问题继续挖掘。今天老远的把大家请过来这边,缪老师身体不适不能参加今天会议,还有其它一些老同志,比如老卢也是身体不适不能来参加会议。感谢大家在百忙中赶来参加会议。刚刚郝勇已经把会议的目的告诉大家。 1981 年正式批准成立恢复妇干校,但是从校史来看,实际上妇干校在 81 年之前就有 2 年的时间筹建, 1979 年有一批同志是专门以筹建妇干班的名义调来,一个是我(姚钦英)、一个是钟澜。 1980 年又有三位同志调来,一个是祁琨、一个是老梁(梁润全)、一个是杨美娇。像王世凤等同志也陆陆续续来。从 79 年启动筹办妇干班的工作, 81 年正式成立,到现在大家有 30 几年了,现在学校很重视,趁着老同志都健在,为编写学校的历史贡献出自己的智慧,把大家积累的一些资料挖掘出来。

★我查了一下大家的历史,校史还有省档案馆的资料,省档案馆对学院的资料较少, 81 年的资料只有一份, 82 年是全空的, 83 年也只有一份,一直至 86 、 87 年开始才陆陆续续有一些比较全的资料,王慕卓是 88 年来的吧,也就是说 88 年之前的资料是比较欠缺的。我查阅广东省志,其中有一章是妇女志,记载着关于大家妇女干部培训工作的一些历史,因为当时这个部分是崔红利执笔,我询问后她说很多资料都是祁校长贡献的,比如当时办班的通知、资料等。目前在前期大家手头缺的资料比较多,今天如果要精确的回忆是比较困难,但是在学校工作期间的哪一些事情让大家记忆犹新,或者值得回忆的故事,值得留下来的,人、事或者故事我觉得大家今天都可以畅谈,共同分享不同的故事。目前的校史工作刚刚起步,大家希翼除了在坐的老干之外,大家在职的工作人员将来也要陆陆续续的参与进来,因为整个历史有 30 年,大家征集的资料主要是集中在前 20 年,后面的 10 年大家再继续征集。所以大家可以敞开来谈。大家的工作逐渐的展开之后,比如征文,大家第一篇稿陆珩老师已经交上来了。陆老师很积极,还说要带着林苏去拍当年办班的地方:小红楼、沙河顶汽车运输企业。大家的老同志们已经动起来了,回忆起来也非常兴奋。比如陆老师,小红楼是谈恋爱的开始,小标题是点燃理想之火的小红楼。  

林苏:点燃理想之火的小红楼,理想就是妇干教育、妇女教育,从小红楼开始。

姚钦英:所以还是很有感情的,今天大家都可以放开讲,觉得那段故事精彩就讲哪段,跟大家一起分享,没有什么限定。阿真的妈妈(注:省妇联原副主席卢毅)很早就管大家。大家以后要专门走访她。

黄建真:是,我妈妈是最早分管妇干校,常回忆这事情,以前妇干班刚成立的时候还到处搬,荣校那最早的一个点。我回家跟她提起这些事情,她也经常回忆起以前办妇干校的时候,时常要去找黄宁书记。建校之初因没地方,刚开始在荣校,后再搬迁至梅花村。

姚钦英:我查了历史资料,这里有个疑点要请教她,请你先转告她,大家到时候要做专访,因为她是最早管妇干校的。她之后才是欧阳冬。这里有个疑点,最早是工青妇三家联合打报告申请恢复办妇干校,结果省委没有批,批示说是考虑到财政的紧张,条件不允许,叫工会先恢复其原来的干校,然后青年共青团和妇联再考虑,后来省妇联单独出一份报告要求恢复办妇干校,当时第一时间选点是在省委梅花园村幼儿园。后来省委没批,因这幼儿园随着发展规模会越来越大需求量很大,就否定了。第二次选点是在农林下路的礼堂,我在记忆当中我也去看过,以前就是省委礼堂,在那里划一块地皮,结果省委批了。批准之后的我就记不清,查资料也查不到,省委批准但涉及到搬迁户多,涉及的经费比较大,最后回到梅花村来,这点我没搞清楚,但黄妈妈应该很清楚。当时选在省委礼堂的地方是批准了,后来又为什么改变了又回到梅花村,这查不到资料,这过程还需要黄妈妈回忆。

黄建真:时常有听她说起,以前妇干校办班的情况,当时又找黄宁书记批钱、批地皮等。当时在荣校也办了一段时间,后来又搬到梅花村。回去后我再跟她提提,看能不能回忆起这段事情。

梁润全:首先感谢学校党委对这次校史征集工作非常重视,提法也较准确,上次开会指出不仅是女子学院这一块,不要忽略妇干班、妇干校、女子中专,之后才是女子大专,这一发展规律比较准确。上次会后我就思考校史工作,自己应为之做什么?自己作为学校其中一个教职员工,也应该积极参与。在投稿方面投自己较清楚两个方面:一是全省首个女律师班,我觉得这点应该感谢祁琨,这个“首个”是她提出来的。我本人是这个班的工作人员,也是学员,从如何筹建,办班的过程,对全省、全市有何影响、有何收效,我本人在其中得到怎样的锻炼与提高,较了解、清楚。我想在这一方面写些资料,在这个专题上作更大的努力,把它写好;二是退休后,我觉得学院有一支有上进心、有朝气、老有所乐的退休人员队伍。我之前专门作了专题片光盘,有图片,内容是从学院成立之后对大家退休人员如何组织活动、表演等内容,学院对退休人员退休后生活等方面的关心。

★回想当年,来时很年轻, 1980 年年头,作为军嫂我在湛江随从家人调过来。我曾在湛江妇联工作,感谢省妇联,给了去北京学习的机会,学习了妇女心理学,儿童心理学,学习结束抽调去筹办妇干班,当时就几个人,没多久钟新意就调过来了,祁琨、陆珩、林苏、王慕卓等这些人也都陆续调过来。当时工作条件艰苦,不像现在这么正规,什么书记办公室、院长办公室等,当时“大篷车”时代的工作环境,领导与大家打成一片,很亲密、感情好互相团结友爱,非常温暖。没有说你是领导之类的,就只是分工不同而已,但感情上是平等的,非常团结友爱,非常温暖。办事情也是很团结、很齐心。彼此感情好。学员毕业时,领导、工作人员大多 5 点多就起床,简单吃点东西就分别送学员到车站上车,学员上车才放心回到自己工作的地方。与学生感情非常深厚,这点我印象很深刻。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就是学校员工与学生打成一片,教师常在工作之余深入到学生宿舍嘘寒问暖,聊天,了解情况,就学生对教师教学的建议,学习、生活上有什么建议之类,学生都很感动,也乐于向工作人员反馈意见,老师直接听到学生对自己的教学建议,提高也很快。平常老师生活上与学生玩成一片,工作人员在操场上与学生拔河、踢毽子,也很快乐,增加师生感情,很艰苦,也很穷,很开心,艰苦得开心。还有个趣事,现在看到严凤英、张洁清都成长起来了,当时她们毕业来学校工作分配了个破房子给她们两个住,她们的男朋友来看她们,房间用布帘隔开。住宿条件艰苦, 2 、 3 个老师一个房间,男朋友来访则用布帘隔开。现在条件就很好。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很有意思,一晃有 30 多年了,当时那么年轻,现在 70 出头了,从以前发展到现在这样,所以现在回到这个学校看到大家,我也觉得很温暖,很高兴。  

姚钦英:我记得当时周群的故事就是从王世凤那里听到。

祁琨:金沙发展已有 30 年的历史,为学校历史征集工作非常必要。从征集史料的角度看,我觉得不是从 1981 年,而至少应从 1979 年甚至更早,刚刚阿姚已经提到, 79 年就同意工青妇干校复办,而且也给了编制,才有大家几个调进来。所以应该是从开始筹办起算,当时有看过一个文件,工青妇三家同意办班。

姚钦英:我在省档案馆看到你写的一个文件,申请增编的,增加 2 个编制,还有一份总结。手稿是 81 年或者是 80 年的。

祁琨:我去年收拾东西找到一份手稿,是当时申请办第一届妇干大专班的,还写着“存底”,在小韩那里。有些我觉得对学校比较有影响的资料我放在小韩那里。另外,最近很多退休人员已经向学校提供了很多资料,包括照片、文字说明,我有个想法,我觉得大家都有一些历史性的资料,有一些资料会交叉重复,像有些资料 2006 年大家做画册的时候已经都用上了。很多重复的资料交到赵俊由其处理难度较大,没法甄别、归类,所以对校史资料收集之后怎么科学的整理出来,我建议:①学校有扫描仪,交上来的资料应该先扫描,再把原材料返还给本人,本人把什么时候,什么事情都在照片上记录着,即把相片文件名改成相应物品名称时间事件等。而且当事人有时也会记不清楚,因此有事情要把当时亲历的人聚在一起,再由大家一起来确认,否则怕出现错误。所以大家一定要考虑就是把资料收集之后如何整理,如何用到实处,工作人员一定要很清楚。工作量是非常大。★②把大家学校所有的“第一”收集成校史资料,不一定进校史,但校史资料应该有这一块,经常看到大家学校网页上有很多报道有很多“第一”,其实当年也有很多的第一,我觉得这个可以作为一个系列,如“基建第一人是谁”、“第一个事件”、“第一个律师班”,等,我觉得大家应当梳理作为一系列资料存起来,作为校史资料存档。当时大家打算把这个编成节目,让全体退休人员上场表演,把大家的历史进行回顾,只是口头的计划,还没有实际操作。因为大家学校作为全国的妇干院校,属于办得比较早,也是比较早开办大专班,延续性相当好的,在全国里面,不仅是刚刚老梁讲的“第一个律师班”,其实还有很多第一。我觉得这些“第一”,有一些作为校史本身的,但有一些在全国或全省属于第一份,我觉得大家应该把它梳理出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线索,大家可以去做。至于想当年的事情我觉得太千头万绪,因为我可以说把最美好的青春贡献给了上山下乡,然后把最美好,从年轻走向成熟到老都贡献给学校了,所以值得回忆的东西太多太多。大家就说阿古就是大家的“第一”:“管仓库第一人”,而且我记得大家有一次开座谈会,七一党员开会当时就选了几个有代表性的教工发言,古年好就是其中一个,她管仓库,当时是以“为人民服务”为主题来讲,阿古在这个仓管员的岗位上怎么样子去做好这个工作,印象很深刻。

王慕桌:当时缪校长、我、钟澜、阿古还有其他人就不记得了,但我的发言稿还在。

祁琨:就是大家当年搞的这些活动,对教职工的教育还是效果非常好的。

古年好:当时学校比较穷,条件艰苦,大家办公室、卢金丽书记都是跟我一起干活。办班时,学员招待所的被子等用品,都是大家自己洗,自己搬到七楼去晒,为此大家膝盖都碰黑了。办公室也不多,领导和大家坐在一起,大家感情比较好。领导有事征求大家意见,商量什么事也有我一份,自己感到很荣幸很高兴,都很关心我,大家关系很融洽。不单仓库管理工作,还包括采购文具等。

陈霓裳:85 年一月开始大家自己发工资。 84 年还是省妇联发。我也有很多“第一”。我带着广州医学院的医生护士参加全省妇代会,我接着刚老梁的话讲一下, 1984 年来到这个学校,我很有同感,当时来是作为医务技术人员调进大家学校。进这个学校就感觉到很温暖,当时是需要面试, 8 月份来面试,老钟书记、老梁面试我,很热情很温暖。到秋天的时候正式调这学校,觉得这个学校从省妇联的领导到妇干校的领导给人一股温暖感,古姨帮我搬东西,很多家具大家不分领导职工都一起帮我搬,从温暖这角度我就发自内心,心里就暗下决心:这单位那么温暖我一定要好好回报,好好工作。来了不到三天就派我组阁一个医疗小组。省妇联给我一个任务,省妇联王守初主任给我任务——组织全省第四次妇代会医疗小组,我刚来,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第一次自己去广州医学院找医生护士组阁医疗小组,我当时是带着 11 年基层工作的工龄来了大家学校。当时广州医学院还在沿江路那边,我搭公车去组织医疗小组,马上就要召开会议。阿真的妈妈是妇联副主任,管大家学校,王守初主任也很热情:“小陈,你有什么困难直接跟我讲”,卢书记带着我进到省委小岛那里去开会,也是第一次,觉得很神秘,很美。第一次带着医生护士进省委小岛开妇代会,这是第一次组阁医疗小组。★第一次大家的学员谢小榭——现省妇联副厅级巡视员,当时她是急性尿道感染,当时还是学生科科长的老梁同志就敲门告诉我有个学员生病,我第一次接到真的病人,又给我医好了。第二天她很高兴的跟我说吃了我的药就好了。我得到学员有表扬 , 心理还是很温暖。这也是第一,我报到的第一天晚上就接到第一个病人并治好了。第一天同志们给我的温暖,来学校第一次接诊的学员,第一次组阁医疗小组,圆满的完成任务,得到王守初主任的表扬,我觉得很温暖。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工作。还有一个第一,当时 1984 年冬李先念夫人来,还有孔冰燕,大家称孔阿姨,省妇联点名要求我陪同,我第一次陪同中央领导去了珠三角、沙头角。老领导很温暖,手把手教大家,因为我搞技术,没有跟领导接触的经验。她们教大家要跟领导隔着一定的距离,也不要老是一直看着领导。第一次陪同领导没什么经验,王首初主任亲自己引导布置任务。到后来 1996 年到学生科,感触很多,也是很多第一次,留到以后讲。很美好,像祁校长说的,我的第一青春是上山下乡,贡献给了农场,第二青春 20 多岁起就贡献给了妇干校,可以说妇干校、女子中专两校并举的阶段、女子学院,我来校快 30 年了,就见证了这段历史。红楼我也进去过很多次,当时在中山医进修的时候就进去,心想我什么时候能在这里办公呢?后来不久就调到了妇干校。红楼虽然我没有在那里办公,不过前几天我还去照了很多照片。过去了三十年我还是记忆犹新。

王慕卓:我也来说一下吧,退休之后也挺忙的,但是领导说要来参加校史征集座谈会,我觉就算再忙也是应该过来,因为毕竟是在座的几位退休同志都要比我早到。当时报道的时候工资条的编号是妇干校 38 号,当时老钟是第 1 号。现在还有 1994 年的手写工资条,是黄建真写的字,可以给学校当资料。 1988 年到现在也走过了 20 多年,虽然不像在座的各位,没有把最美好的青春给了这里,但是把我中年和壮年给这妇干校。刚祁校长说了很多第一,我在这里自认为是广东女子中专第一任学生科长,而且为了当好这学生科长,在中专招生之前跑了和大家学校办学比较相近的如广州幼师职业中学,广州旅游职业中学还有广州服装职业中学,重点去学习学生管理方面的经验和一些学生管理规章制度。到 1993 年招生后,学生管理工作有梁科长是妇女干部学生科长手把手的把我带出来,有妇女干部学生科长基础,有其它学校学生管理经验,所以到后来女子中专这块学生管理工作我自认为还是比较尽职尽责。最明显的就是 1997 年 4 月份广东省中等职业学校学生管理分会在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网址召开一个现场会,缪校长当时向所有来自广东省中专学校学生科长或分管学生工作的领导们先容了大家学生管理一些工作经验,虽然作报告的不是我,是缪校长,但是这里面有我的一份勤奋的耕耘,毕竟学生管理工作是我负责,当时都是亲历亲为。当时 1995 年创建文明校园,全校的老师,包括所有中专的学生有 93 、 94 届搞卫生一直搞到晚上 6 、 7 点钟,因为第二天就有验收组来检查工作,把一块砖头,一根的草都清理得很干净,当时决不会光是指挥学生干,而是自己跟着学生一起搬,一起搞,一块扫,一块做,尽管很辛苦但是心理觉得很舒服,在于自己参与了这份工作,这是学生管理这一块的工作。所以我就觉得征文的时候重点就是:学生管理工作方面,因为自己毕竟是广东女子中专第一任学生科长。我的大学专业是学历史的,平常比较喜欢收集一些东西,接到学校领导通知要编校史,因为太忙没时间把翻出,但手头有很多的这些资料,包括发言稿,学生集会一些讲稿架构,学生升旗仪式照片等等都有, 93 级学生的校服,有老师的制服等。因为条件艰苦每一届学生毕业都是老师去搞卫生工,领导也是这么做的。大家当时的校服很出名。

姚钦英:我记得当时护士学校、幼师学校都来大家学校看过大家的校服。礼仪小姐也穿这套衣服。

祁琨:说到收集东西,在大家学校工作较早的人比如罗智倩这些她们估计手上东西也很多。我觉得她会有很多照片。因为 2006 年那次搞完后,她说大家的校史怎么没有历届学生的毕业照那些。她提过她有那些什么班(当时不是叫“届”)的毕业照。她是 81 、 82 来的。

姚钦英:我昨天跟她通过电话。小赵,你收到资料后一定要保管好,而且要给回条、回执,这个工作要做好。特别是收集回来的辨别、分类等工作。刚刚提到学生的校服慕卓这里有,老师的校服小陈(陈霓裳)、阿真(黄建真)有。

梁润全:还有一块,王慕卓、梁文伟比较清楚,就是妇干校跟广东省成人教育局合办了业余学校——金钥匙,与广东省成人教育局当时办了美容班、钢琴、舞蹈这些班对外招生,大家还有些学员毕业后还回来参加。我记得当时请了广州市很有名的美容师邝美丽,招聘了李启明——弹电子琴的老师,所以当时办了美容班、电子琴班,影响很大。宋庆龄基金会也找到大家。

祁琨:这是两个系列,一个是广东妇女成人教育协会,协会下面大家有这个学校,还有宋庆龄基金会、金钥匙培训中心。但当时就有一些属于社会力量办学。当时有个文教科就是梁文伟任科长,有一段时间也跟学生科在同一个办公室, 90 年度初,就是搬到海珠校区,但是中专还没有办起来之前。当时有了大楼,比较宽敞,所以开发这些业务。

姚钦英:还有一个是每年大家一放假就办那个舞蹈班,幼师舞蹈班,那是办中专以后。那个瘦瘦高高的舞蹈老师欧音老师。

祁琨:那是从梅花村开始,在海珠校区之后大家还请过北京舞蹈学院的老师来专门办考级的班。学校还派了苑小兰,沈建媚参加学习。 90 年代,大家假期在广州办班,组织幼师参加考级。

王慕卓:我还担任过广东省中等职业学校学生管理分会的理事,有聘书,二课堂活动方面也有资料。 1990 年当时从梅花村搬过海珠校区的时候,缪校长没有请搬家企业,是全体老师自己动手搬过来的,当时我 40 岁,一口气可以把一个铁架床从一楼搬到八楼中间不用休息。当时搬的时候几乎都是女老师,男士比较少,有三个都是司机,多是女老师,尤其是图书馆的书也是一捆一捆、一包一包这样搬过来。 94 年的8月份从学生宿舍楼搬到办公楼,全部都是师生自己搬。姜华刚来,她说“我一来就参加搬家”。

祁琨:我记得黄伊薇当时刚来,她说“女校就是不一样,女校的女老师、女学生怎么都这么能干!”她是 94 年来的。

王慕卓:当时欧阳、梁金潮、李永健、陈德健四个都是司机,他们负责运,运来后就放在那里,女老师就负责去搬。

姚钦英:讲到这里我都很感动。那时从学生楼,最精彩的就是那些外省人坐在那里大家去看戏,有一段时间那些外省人有习惯一热就脱了上衣,大家这边楼就看那边。当时搬家的时候姜华刚从万宝调过来,她给我印象觉得特能干,部队的作风很利落。所以我对姜华从学生楼搬东西到办公楼的印象特别深刻。书很沉,全校的人一起搬,自己捆、自己搬,杨志安那时说有袋资料丢了。

祁琨:我记得是搬过来之后那些柜子的钥匙丢了,开不了。后来又没有那么多地方就处理掉了。

姚钦英:林苏是 86 年来的吧,还在梅花村,搬家的时候你应该知道。

陈霓裳:张洁清、严凤英、江佩珊三个是同一个房间。

姚钦英:林苏是中专文秘科的科长?

林苏:中专文秘专业的第一个专业主任是蔡超,我是在基础教研室。

祁琨:刚开始是我,缪校长是后来。 84 年就有了,当时叫负责人。缪校长来了之后就是妇女学教研室的主任,我是副主任。

姚钦英:对,她卸任之后就是你任主任。

祁琨:这一块比较大,因为当时大家是白手起家来作女性学,一张白纸,大家写的那套书就是缪校对大家太严格,本来质量是相当不错的。★是岗位培训的系列教材,当时缪校很严,觉得大家还不成熟。开始是 5 本,后来是 7 本。这些档案室是齐全的。不过更早 84 年大家有大本的教材,有《妇女学》、《家庭社会学》。《妇女学》是我和余乐芳编,《家庭社会学》是陈雪华。大家自己印的。魏嘉娜是后来的,后来要搞妇女工作管理,没人愿意,我就去负责妇女工作管理,把《妇女学》给了魏嘉娜她们后来出书,(陈)波静来了就负责《妇女心理学》,王慕卓负责《公共关系》,屈宁负责《社会调查》,姚钦英和华师的老师负责《家庭教育》。这套书没有出版,但是它在全国都比较有影响。大家比较早, 90 年那套书已经出来了。还有黄佩君《妇女人才学》,那套书曾佳是统稿。最早的岗位培训的那套书没有出版最可惜。

林苏:阿姚(钦英)还牵头搞了家政的系列广播,跟省广播电台合作办了《家庭管理艺术》,出了书。后来《妇女学》正式出版,之前那些都作为很重要的参考资料。

姚钦英:正式出版就是《妇女工作手册》。广播那个是跟曾艺玲合作的,《家庭管理艺术》是出版的。老梁讲的那期律师班也是影响很大。那期主要是培养女律师,正式拿了律师证书。

祁琨:陆珩就是又是工作人员,又是学员,后来才又去了中大学习。梁(润全)老师也是。钟新意也是。

姚钦英:办案也是你(梁润全)和陆珩接案子。

王慕卓:王洪玉是 95 年 8 月 1 日报到的,在图书馆。第一届学生报到的照片我也有保存。

祁琨:我当副校长之后跟缪校长同一个办公室。有一次大家要排练,我穿得比较休闲,结果缪校长说衣冠不整,不能去校长室,要求我以后不能穿这样去上班。

陈霓裳:中专的时候缪校长对大家要求很严格,要大家打扮端庄大方,也经常对教师进行培训。

姚钦英:那时候还做了一件很经典的事情,仪容仪表的规范训练。还有展览

祁琨:94 年前后,因为 94 年搞校庆,是校庆的前后,在海珠校区的展览室 401 办了专门的学生的仪表仪容的规范展览。

陈霓裳:那个时候我、王老师、梁老师一起在展览室布置,我和王老师负责贴照片。

王慕卓:当时是姚校长带着 93 、 94 届的学生参加中专运动会。姚校长和我是领队,穿着学生的校服,一出场全场轰动。

姚钦英:当时中专是办得非常好,现在觉得很自豪。当时中专招生是要走后门的,毕业生就业是 100% 。

祁琨:当时中专招生的比例是 11 : 1 。

姚钦英:恩,肖卫华就是大家中专第一届的学生。

陈霓裳:肖卫华现在是梅州市梅江区的区长。

祁琨:当时装修都是自己动手,我记得阿古的手工很好,当时梅花村的礼堂的装修就是大家自己动手做的,自己买了丝绒布,阿古自己车,做了梅花村舞台的布帘。两次礼堂的装修设计都是我牵头做的。就是 12 楼、梅花村的 7 楼也是我牵着教研室的老师来做的。实验室的仪器的罩子、沙发套都是阿古车的。

陈霓裳:阿古一专多能,还做保管、收发等。

黄建真:我从 91 年调到妇干校,一直与黄佩老师作妇干校的财务。我记得中专姚书记很关心大家,要与公医办协商办挂钩的医疗机构。当时我与黄佩老师一起去,争取到现在作为妇干校的医务机构,方便老师看病。公积金从 93 年也很少,也是大家一起去办的。从妇干校第一期的中青年女干部培训班( 91 年开始)到 2005 年都是我负责收费工作。★我觉得学员的素质一届比一届高。从妇干到学院,我觉得学校很关心大家。我记得中专的时候我写了一个格言,当时征集过岗位格言,我获得了二等奖。我跟黄佩是一起来的, 91 年。当时发工资点钞都是手工,蔡老师说只要一听到大家拉铁闸的声音就知道要发工资了。

梁润全:妇干校有个工作做得很好,就是在学生中发展党员。因为当时对信任,我任学生党总支书记。我是很多学生的入党先容人。每届学生毕业前都有党员入党宣誓仪式。大家培养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李丽婷也是我先容她入党的。很多学生党员在社会上都发展比较好。

林苏:张秀英(学生)现在是一个幼儿院的院长。幼师班的班长刘小芹、学生会的林红我都有跟她们约稿。

祁琨:幼师专业是很多学生在大家学校入党,政治专业的学生很多早就是党员。大家学校就因为学生党员多,才在 87 年那么早就能成立党委,学校教工当时才几十个人。

姚钦英:罗桂芳当时是很有争议的人物。她是成绩上不去,但是工作能力可以。

陈霓裳:她现在是蕉岭县县委委员兼宣传部长。贺金花、罗桂芳、肖卫华三个。

王慕卓:94 级发展了一个现在去省直机关工委的黄宇青。

陈霓裳:黄宇青是学生会主席,很有能力。林芳是交大的本科,华工的研究生。关小颖表现也很不错。

林苏:老梁刚才所说的大家学校党建这方面做得很不错,我记有一位老师刚到大家学校来,就觉大家学校怎么现在还很讲入党之类的,在其它地方一写申请书就可以入。在大家这里还有很严格的培养、谈话、考察,刚来的人员就觉大家学校是红色最后一片净土,大家学校思想政治气氛比较浓,我在这学校还没入党时当学生入党考察人员。我当时是幼师大专班的班主任,要发展学生党员,当时我还不是党员,因当时是班主任就必须协助入党考察的人,因做了这份工作促使我入党,以前读大学时都不想入党的,大学给了大家很多政治教育,但是并没有使我有强烈要求入党。来到这学校给我的影响很大促使我入党。刚阿真讲到大家征集格言,这件事情大家学校也做得很好。那是在中专时候,要求每个人提出工作格言,阿真讲的是爱岗敬业,我记得当时我讲的是跟教师有关,现在想起来示这样的:寓教于乐,乐园桃李香;寓爱于严,严师出高徒。当时我得了一等奖,很多格言得奖之后都把它放大贴在走廊的大墙上,其实是对教职员工的鼓励,是一种励志,所以这一方面我经常在讲,大家学校灵魂,大家学校精神就在这些方面,值得大家去总结。很重视政治思想教育而且很重视工作上爱岗敬业一种思想的贯彻。我觉得当时这些格言想起来还有评比的,当时我也有去参评后来是投票,谁票数多就得一等奖。记得当时王世凤写了很多格言,写得很好。这些格言是大家老师自己想出来的,很有鼓励人的作用。大家应该收集起来作为大家办学的学问精华。

陈霓裳:我很感激领导的信任,当时我不是党员却负责了很多入党的材料。学生毕业的时候我要去机要局寄档案、盖骑缝章等。当时中专学生党员指标要经过党委讨论。

姚钦英:中专的时候周末很多小车来接学生,周末门口就堵车,当时学校是名声在外。

祁琨:到大专的时候,大专的学生看不起中专的学生,因为第一二届的时候还有中专班,大专班学生毕业后发现大家对女子学院没有什么印象,一说起女子中专大家就很热情、很客气。学生就说没有想到女子中专这么大影响,这么好名声,让大家都受惠。女子中专毕业生的口碑都很好,大专刚办,结果就要靠女子中专的口碑来找工作。

姚钦英:女子中专是比较小,但当时在社会上的影响比较大,另外管理工作也做的比较精细。我记得评文明校园的时候,评委都说大家的学校很干净,连每一颗树底下的那点土都种了草,密密麻麻,非常感叹大家中专工作非常精细。学校小但很兴旺。

林苏:当时大家办公室评比卫生,连办公室的电灯开关上面都要检查,都擦得很干净。

陈霓裳:那时请不起保安,干部都要值班,并且要在值班本上写上“一切正常”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中专有琴房,轮到我值班我去巡查的时候就有点怕。

姚钦英:沈建媚、小罗在图书馆也是很艰难的,特别是搬到这边逐步规范,从手工借书到用条形码过程花了很大的力气。

祁琨:沈建媚是图书馆的第一人,当时她来了之后我把资料交给她,在小红楼那里,当时在那边办公。她是 84 年上半年来的。当时她编制在学问局,有试用期。她原来是演员,来了之后还一边去华师图书馆进修才正式办理手续。

主持人:非常感谢老领导,老同志在万忙之中回到学校来,退休人员做的工作都是历历在目,今天座谈会对大家学校校史资料挖掘,收集整理工作非常有好处,在轻松的环境下大家可以相互启发,从发言中感觉到老同志们对学校怀有深深的感情,对学校工作一如既往的给予最高的热情,给大家学校后继者一个很好的教育和启发,了解了很多历史。座谈会之后接下来还会有一些专门的整理,如搬家,办班,很多的“第一次”,领导人来访,典型突出的学生,党委的成立,党建的工作等都是今天谈论的,值得继续挖掘,用时间事件来补充,也可以采取多种形式开展校史资料的挖掘。

姚钦英:非常感谢大家。大家回去后从校史征集的角度把家里的宝贝作为校史找出来,再就是在征稿中就自己感兴趣的、有故事的地方写稿。大家拟正式出版的书《情系女院》是想用各种小故事把大家历史串起来,大家不限定写一个问题。像大家刚才所讲的想法都很好。另外,大家退休人员一直关心学校建设,接下来关工委会调整人员,希翼大家能继续支撑工作。接下来会更有计划的开展活动,退休人员对学院发展的作用会越来越大。

注:★为每 15 分钟标示。  

 

座谈会现场  

上一条:钟澜、张帼华访谈录 下一条:钟新意:万丈高楼平地起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