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帼华:两度迁建校园的点滴往事
2012年07月09日 12:00  点击:[]

在广东女子学院的发展史上,曾经历过两次比较大的校园迁建:第一次是 1986 年 5 月,省政府同意省妇联干部学校迁建校舍,从广州市东山区梅花村 3 号大院迁至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大江冲 29 号大院;第二次是 1999 年 7 月广东省高等教育厅批准广东省妇女干部学校、广东女子中等专业学校成立金沙澳门官网筹建处,学校在广州市番禺区市莲路南浦村段 2 号新征土地进行新校区的基本建设。这两次校园迁建,在广东女子学院的发展史上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我非常有幸亲历了这两次迁建工作。  

我是 1989 年从韶关市妇联调入省妇干校的,先后担任过学校办公室主任、基建办主任、工会主席、副校长。调进妇干校时,恰逢第一次校园迁建的第二期基建综合大楼及校园配套工程开始。  

我在校办公室任职一年后,于 1991 年 10 月,校领导找我谈话,要我接手基建工作(之前是学校原党委书记钟新意同志负责),任基建办主任。当时,我从未接触过基建工作,不了解基建工作的复杂性,单纯地认为:既然是组织需要那就去吧,便毫不犹豫地上任了。谁知道我上任的第二天就打退堂鼓了。因为到工地一看把自己吓坏了,工程那么复杂,还要应付来自社会方方面面、不同类型的人,自己一没专业常识,二没能力、魄力和胆量,没办法承当这个任务。考虑到这些,上岗一两天后我就向校领导请辞,回办公室静待几天领导回复。领导不但没同意,反而轮流做我的思想工作。后来我觉得再这样坐下去,最起码对不起我所领的工资,就又回基建办。没想到这一回就跟基建结下了不解之缘,断断续续干了十多年。  

基建工作是一项既艰苦又专业的工作,我只能从头学起,在干中学、学中干。 刚接手基建工作时,正是学校第二期工程刚开始,建十二层的综合大楼 开始打桩,准确地说应该是人工挖孔桩。因为学校的附近都是居民区,不适宜打桩,打桩的噪声会影响居民的休息。挖桩的洞直径要 2 米 ,深度要10-20 多米,挖到微风化,即地壳中很结实的那部分。具体多深主要由设计工程师定,校方的主要责任是工程质量监控。所以,每次孔桩挖好后,大家都要由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网址聘请的监理工程师来验桩(因当年没有监理企业),看是否达到深度,怕施工队偷工减料,深度不够,如果桩短了,达不到设计要求,房子建起来就有危险。开始验桩时没经验,工程师是直接下到 20 多米深的井下量,由于缺氧,差点出事,后来,大家就改用绳子吊铁锤来测试桩的深度。  

桩基完成后,开始建人防工程的地下室。地下室对施工要求很严格,不能有任何施工缝,要一气呵成,否则就会漏水。当时由于条件所限,不能在现场用混凝土搅拌机,只能到珠江边运商品混凝土,连运了三天两夜,我跟基建办副主任林育鹏轮流现场监工。当时体力消耗很大,很累、很辛苦,但精神负担更大,生怕出安全事故。因为个人能力不足可以原谅,技术不懂可以边干边学,但责任事故就不能免责。当时 , 甲乙双方领导对基建工作都很重视,施工队的经理亲自坐镇,校党委书记周丽琼晚上也到现场巡视。所以,工程进展比较顺利, 92 年的 7 月地下室便建好了。  

地下室建好后进入大楼主体工程,从 92 年 7 月下旬开始施工,至 93 年 7 月上旬才封顶,整整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因为期间大家遇到了许多的困难和问题:  

1 .资金不到位,工程进度缓慢。大楼基建经费虽已纳入省财政拨款,但都是按年度分期拨给,拨款的额度远滞后于工程的进度。由于经费不足,工程进度缓慢,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大家基建办在管好工地的同时还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筹措基建款。  

一是找省领导要专款。当时,大家知道省领导手头每年都掌握一定量的专款,便与周丽琼书记一起去找卢瑞华省长、张帼英副书记、主管教育的卢钟鹤副省长要钱。还找政协副主席张展霞,希翼通过她与海外热心公益事业的人士建立联系。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当大家找到卢省长,在他办公室知道省长已批给大家两千万时,周丽琼非常激动,马上站起来敬礼。她说: “ 我代表全省妇女干部向您敬礼 ” ,连续鞠了好几个躬。大家都为这一收获激动得热泪盈眶。  

二是请市一级政府资助。大家先后去了中山市、珠海市和东莞市。大家通过省委副书记张帼英找到原东莞市委书记欧阳德,厚着脸皮向他讲述了大家的许多困难。当时大家没带什么见面礼,社会也不兴给回扣,大家知道他喜欢书法,就带了一小捆宣纸作见面礼,并向他讲述建女子学院的意义和大家面临的困难。结果他指示市财政给了大家一百万,大家也是很激动,感谢东莞市政府对学校的支撑。后来,大家以东莞市的名义,将这笔款用于捐建学校图书馆,欧阳德还为图书馆题了字。当时,有一位东莞的电话商还资助了学校一批电话。  

三是向省政府有关部门要款。当时大家跟有关部门的领导比较熟,便通过这些关系去要款,先后去过省计委投资处、省财厅、省规划局等部门。那时去哪要钱都很困难,都得跟人家说好话、陪笑脸,看人家脸色,如果不是为了公家而是为个人去要钱,打死我也绝对不开这口,但为了学校只能厚着脸皮。记得有一次大家登门去找一位部门领导,送了一床拉舍尔毛毯,他收了,但第二天去找他时却完全不记得大家了,把大家气坏了,至今记忆很深。  

四是通过港澳同胞、社会各界捐款。当时香港的那些名流夫人慷慨解囊,将自己的私房钱捐赠给大家办学。香江集团的董事长翟美卿也捐了十万。  

2 .建筑材料紧缺,工程经常停工待料。九十年代初,基建(建材)的物资供应比较紧缺,尤其是国家计划内规定价格的牌价建材很难买到。如果由工程队负责购买建材,肯定都按市价购买,无形中等于增加学校基建成本,因为牌价和市价的价差较大。为了节约大楼的造价成本,大家通过妇联和其他部门千万百计找关系购买牌价建材,尽可能地降低基建成本。  

3 .防范安全事故,寝食难安。在大楼施工中,安全生产的压力很大。当时施工的规定没有现在规范,灌混凝土楼板支架都是用树枝(木头)来顶的,一不小心就出事。所以,每次灌楼面的时候我和林育鹏都要在现场监督。有一次一个支顶歪了,模板塌了下来,刚好大家都在旁边,被吓出一身冷汗,幸好没砸到人。现在,只要一看到电视有楼板塌下来的画面,我都很后怕。  

除此之外,为了维护学校利益,大家还要和设计单位、监理单位、施工单位就利益问题、技术问题、进度问题、质量问题据理力争,有时为争个明白还吵架、拍桌子,原则问题大家必须争。记得工程结算时,我和周丽琼、林育鹏三个人与施工队两位队长,为了甲乙双方的利益吵得很凶,吵到对方两位大男人哭起来了,因为事关施工队、企业人的利益,他们也得据理力争。看到他们掉眼泪,大家都觉得不好意思,因平日里大家相处得都不错,但为了学校的利益,大家只能这么做。  

1993 年 7 月至 1994 年 11 月,综合大楼进入最后的施工阶段 --- 大楼装修和附属工程施工,包括水电、消防、电梯、排污、贴外墙等。 8 月下旬综合大楼交付使用。 9 月份紧接着建学校的大门、球场、道路、绿化等。至 11 月底,大楼全部完工。  

98 年 12 月,为扩大办学规模,筹建广东女子学院,学校在番禺区石基镇新征土地 200 亩(征地工作由姚钦英书记负责),拟建新校区。当时,我任副校长分管后勤工作。根据工作需要,组织上又要我负责番禺新校区的基建工作至第一期基建结束后我退休为止。  

2000 年 1 月下旬,学校成立女子学院筹建办,吴宏岳校长为总负责人。筹建办下设两个工作组,一个组负责学院的专业、人事,缪美贤老校长牵头,还有周茂东、伍少霞;另一个组负责基建,我牵头,成员李永健。当时,新校区离海珠校区三十多公里,条件非常艰苦,除了一块杂草丛生的地其他一无所有,没工作室,没电话、没厨房厕所,蚊子多,苍蝇多,蛇鼠多。学校配了一台旧面包车,作为基建专用车,小李既承担基建业务工作又当司机。大家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每天早出晚归,日晒雨淋,中午自己在工地烧火做饭,工地开工时经常要开夜班,我和李永健的宿舍就在发动机的旁边,正所谓食无钟点,住无宿地。  

番禺校区的建设从“五通一平”和校园总体规划开始。“五通一平”即:通电、通路、通水、通讯、排污、土地平整。这是基建项目开工的前提条件,也是基建开始的前期准备工作。校园总体规划是根据学校发展要求安排和布局的,总体规划批准之后才能做单体规划。番禺校区的总体规划经无数次反复的讨论、修改和报建才审批通过的,为了把规划搞好,大家付出了很多常人所不晓的艰辛和努力。  

番禺校区的建设不同于海珠校区,建设单位不仅仅是女校,还有省妇联、《家庭》杂志社。由于学校的资金有限,省妇联党组决定女子学院与《家庭》杂志社联办(后来改为借款,不是联办)。既然是联办,什么事情都得不断联系、商量、磨合才能决定。如何磨合?资金从哪来?当时,吴宏岳校长是总负责人,担子很重,精神压力很大,他全身心投入建设工作。后来,省妇联党组调动下属单位办学积极性,共筹措资金 6500 万元投入第一期基建。其中:省妇联 1000 万,《家庭》杂志社 2500 万,省妇干校、女子中专 2000 万,引资 1000 万。  

第一期工程项目主要建综合大楼、教学楼、学生第一期宿舍、饭堂,共 26900 多平方米。资金到位后,第一期工程如期进行:  

2000 年 12 月 8 日 ,广东女子学院番禺校区举行奠基仪式,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顾秀莲和省领导张帼英、 李兰芳等 出席了奠基仪式。  

2000 年 12 月 19 日 ,综合大楼第一条桩打响。  

2001 年 3 月 26 日 凌晨 1 点,综合大楼封顶。  

2001 年 5 月 1 日 ,学生楼、饭堂封顶。  

2001 年 9 月 15 日 ,迎来广东女子学院首届大专生。  

2001 年 10 月 13 日 ,举行“广东女子学院落成庆典暨开学典礼”。顾秀莲第二次莅临学院视察,并出席庆典。  

在番禺校区建设中有几件记忆深刻的事情:  

一是校园差点一分为二,有惊无险。在番禺区规划局已经批准大家的校园规划后,有一天大家突然接到省交通厅电话,说学校规划有问题,高速公路要从学校穿过。大家一听楞了,这等于是要把校区劈成两半!大家马上向省妇联领导汇报。周丽琼让大家赶快找省交通厅的领导,结果得知京珠高速公路归交通部管。当时通过很多关系知道负责这条公路测量的相关人员正住在市桥的某个宾馆,第二天就要回北京。我和李永健立马赶到宾馆,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们避开校园,结果他们答应向交通部领导汇报。后来答复说可以挪开一点,也就是在图纸上挪一支铅笔的宽度,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是因省妇联的领导很重视,想方设法为大家穿针引线并亲自出动找有关领导,以及大家的努力,所以才有了今天这完整的校园,要不然学校可能已被一分为二了。  

二是打桩时遭遇村民围攻。当时,学院邻村有一位妇女主任说大家打桩导致她的房子产生裂缝,带头起哄,其他村民也都跟着起哄,说自己的房子也被震裂了要学校赔偿。大家和市四建筑企业的人到他们的房子查看,发现都是旧的裂痕。查看完准备回校,但村民不让大家回,一定要大家现场解决问题,大家被困在村委办公室,村里又放狗,很可怕。更难办的是村来了十多个代表,拿了饭盒坐在大家打桩机上,不让大家开工。后来,派出所来人,大家找到镇长,请镇长跟村民开会,商量解决办法,结果村民都来了,坐得满满的。镇长要求村民找有关部门做正式的鉴定,看是否因打桩而产生裂痕,如果是则鉴定费由学院支付,如果不是则鉴定费由自己支付,并要求学院先交 5000 元到派出所保管,作为保证金。听完镇长的话,开会的人所剩无几,大家对带头的妇女主任好言相劝,并私下让施工队去为她补墙,这场风波才算平息下来。所以,大家深深体会到,在地方办事、解决问题还是要紧紧依靠地方政府才行。  

三是综合楼楼顶造型的由来。我院综合楼楼顶上,高高矗立着一个既简单又颇奇特的造型,它有什么寓意?为什么设计成这个样子呢?很多师生、来宾都非常不解。事实上,原来的综合楼设计效果图楼顶是船帆的造型,寓意学院发展乘风破浪,一帆风顺。但这个设计方案报送到番禺区规划局的时候,他们认为船帆的设计既重又不利于抗震抗风,要求大家一定要修改造型才能批准,校方和设计方一再说明也无效。当时,学校基建工期紧张,若不修改设计又不能获批,若要重新设计,则需要对原方案进行大手笔改动。为争取时间尽快获批,学校领导与省妇联领导及设计工程师再三研究后,在原有基础上将原来船帆造型的设计修改为梯形的形状,象征是登上科学殿堂的天梯。这个造型既避免了对原设计方案的太多改动,也有利于抗震抗风,终于获得规划局的批准。大家得以按计划推进基建进程。最终大楼按时竣工并以完美的姿态迎来了她建成后的第一批新生。这就是今天大家所看到的综合楼楼顶造型的由来。  

四是宁愿伤身体也不愿耽误工作的陪醉。基建期间,大家经常要跟许多相关的部门打交道,尤其是水、电部门,免不了要请客吃饭,误餐、误时回家是常事了,我女儿老抱怨我不回家做饭导致她营养不良。其实何止我一个。当时为了尽快的施工,尽快的解决所遇到的问题,学校领导、基建办的同志都把自己的健康置之度外,与他们共商工程事,与他们进餐喝酒,有好几次搞到身体不适。  

往事已成追忆,但创业中所亲历的点点滴滴至今仍历历在目,难以忘却。  

上一条:祁琨访谈录 下一条:钟澜、张帼华访谈录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