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润全访谈录
2012年10月09日 13:33  点击:[]

时 间:2013年11月26日上午

地 点:省妇联一楼老干活动室

访谈对象:梁润全

参加人员:姚钦英、林苏

记 录 人:贾洁

林:今天非常感谢老梁您接受大家校史项目组的访谈。大家知道您是大家学校的元老之一,从妇干班时期就已经来了。您也经历了学校发展的重大事件,特别是参加了省司法厅和省妇联联合举办的我省第一个女律师培训班,成为了大家省的第一批女律师。到后来大家学校创办了广东省实用科技学校,你担任了那个学校的校长。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能够反映大家学校的发展和历史,也能看出大家妇女教育的目的和意义。所以今天请老梁您来访谈,希翼您谈谈以前经历过的一些事情以及您的感受。这次大家的老书记、项目组组长姚钦英,她亲自带领大家项目组成员对老干部作深入访谈,目的就是要收集大家学校发展的珍贵史料。大家学院对这项工作也非常重视,立了院级专项项目“校史资料的收集、整理、考证与利用”,成立了项目组,专门收集和考证大家的校史资料。今天的访谈是这个项目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收集口头材料,再整理书面材料,然后归档到校史资料室中,作为学院的一笔宝贵的财富。这也是大家这些过来人应该做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把学校的历史材料保存下来,对以后学校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所以今天请您谈一谈您所经历的这段历史。

梁:首先我很感谢女子学院老书记姚钦英同志、女子学院副教授林苏同志找我聊聊,促使我回忆一下过去办校的情况,很感谢也很高兴!回忆过去怎么走过的这段路,自己怎么样在党组织的关怀下、还有你们以及其他老同事帮助下,我自己是怎么有今天、怎么走过来,回忆一下是很有意义的。前两天为了更好的回忆,我也找了以前一起工作的梁文伟同志和王慕卓同志一起交谈。我在学生科工作比较长时间,姚钦英同志、林苏同志是我很深交的朋友和同事,大家在妇干校一直共事很多年。

姚:在妇干校期间,老梁是大家学校领导班子成员之一。

梁:我当时是在学生科工作。

林:以前老梁是学生科科长,我是班主任。

梁:林苏当班主任时工作很踏实、很负责,学生反映很好。姚当书记以后根据我听到的反映,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很虚心很实在,能听取大家的意见。

那么我现在先谈谈大家的实用科技学校的情况。这个学校的全称是广东省实用科技学校,是省妇女干部学校的一个附属学校。是经广州市教育局成人教育处承认的,它的前身是广东省业余学校,92年正式挂牌,当时和妇干校的牌子挂在一起。  

姚:有没有这些老照片?

梁:有,梁文伟说有照片,要找找。这所学校是正式经过上级部门审批的,属于社会力量办学的组织。这间学校的直接管理属于广州市教育局成人教育处,业务来往要根据成人教育处的指示,工作汇报都直接向他们汇报,同时也应该向妇干校党委汇报。当时有一个广东省妇女成人教育协会。

姚:大家是这个协会的会员单位,我当时挂了职,是副秘书长,有聘书。

梁:我是协会的常务理事。因此,当时备案的时候我就担任了广东省实用科技学校的校长。梁文伟是副校长,王慕卓是办公室主任,王世成是干事。当时大家办校宗旨是“面向社会面向成人妇女,提高妇女整体素质,提高妇女专业常识和技能”,因为当时有一些妇女成家后连个灯泡坏了都不会更换,不会处理一些很简单的技能问题。因此大家根据社会发展的需要,为培训妇女的专业常识技能,提高她们的整体素质办了这所学校。当时的校名是梁文伟提的建议,大家采纳了。

:那时候有没有学校的章程?

梁:应该有。有档案资料的。

姚:您是什么时候退休的?

梁:人事部门是92年4月已给我办退休手续,但我工作至93年才离开学校的。退休后我干律师工作很开心,在校工作时,我是兼职律师,离开学校工作后,我是专职律师,在广东光明律师事务所,一心一意去办案,受到司法厅和律师事务所的好评。

姚:你是80年来的?

梁:是的。

姚:祁琨好像也是80年来的。

林:祁琨是80年来的。

姚:我来了不久,就借调去了人大搞人大选举。

梁:我一来是在省妇联权益部,来了权益部没有多久,省妇联就送我去北京学习,学习妇女儿童工作相关课程,时间大概是半年,回来后就参加了妇干班。这个时候老钟也调来了,我和老钟两个负责妇干班。后来陆续有干部调来,没多久你(姚)就回来一起办妇干校了。

姚:当时实用科技学校办了哪些班?

梁:一个是美容班,主讲老师是邝美丽,原来是红十字会的医生,退休后在广州办美容院。当时学生的见习是到她的美容院里去的,利用她的美容院一边学习一边见习。第二个是幼师舞蹈进修班,主讲老师是广东省舞蹈学校的欧英、刘恢群老师。第三个班是妇女心理咨询班,主讲老师是广州铁路中心医院的心理医生施梦娟。还有礼仪化妆插花班,主讲老师是王慕卓。大家这所学校是面向全社会的,下面社区跟大家联系,大家都会去办学。还有法律常识班,当时是我和陆珩主讲,讲的婚姻法、劳动法、宪法,当时我和陆珩都是兼职律师。这些班都是以实用科技学校的名义办的。有时周边一些比较近的县市(如东莞、顺德等)办此类班,大家都下去讲课,所以这间学校是面向社会的。

林:我记得当时还有电子琴班?

梁:那是属于宋庆龄基金会的。

姚:当时教师是交叉使用的。大家有一张照片和时述花还是周丽琼一起在北校门口照的,当时就有好几个牌挂在一块的,就有宋庆龄基金会广东省金钥匙培训中心、成人教育、妇干校、女子中专、实用科技学校等好多块牌子。实际上所有人员都是交叉使用。

林:好像还有书法班?

梁:书法班、画画班都是宋庆龄基金会的班,工作人员交叉使用。

姚:跟儿童有关的都是宋庆龄基金会的。当时实用科技学校招生对象主要是什么?

梁:全社会各行各业的成人妇女,不仅是妇联这条线。

林:学员是全脱产还是业余?

姚:主要是业余的。

梁:白天、晚上都有课。幼儿园教师进修班基本上都是白天上课。

姚:这个基本上是脱产的,多利用暑假,时间比较长,还办过一年制的班,梁文伟的文章里面有说办过一年制的幼师舞蹈培训班,效果还是很好的。

梁:梁文伟虽然是实用学校的副校长,因为人员交叉使用,他负责的班上的课有些还是属于宋庆龄基金会的班。另外,当时和澳门来往密切,当时澳门的妇女教育中心准备把澳门有关的妇女送过来培训法律常识,后来没办成这件事,是因为澳门的妇女过来广州,学校的住宿问题不能解决,所以这个班就没有办成。他们很热心还邀请大家去澳门参观,当时林苏你也去了。

林:是的,是您带队的。

梁:为什么他们邀请大家去呢,就是因为这个关系。当时大家开的法律常识班司法厅也很支撑大家,有些课是他们派教师过来讲的,所以当时大家与省司法厅关系也很密切。当时我和陆珩都领了律师证,都在班上讲法律课。

姚:记得老钟(新意)也领了律师证的。

梁:老钟很可惜,她领了证以后,因为她是党委书记工作忙,办案数量不够,所以没有通过年审。

林:每年需要办几个案?

梁:6个,老钟是办案数量不够年审不过关。我是暑假、寒假办案多,在位的时候是兼职律师,离开学校以后就是专职律师。《广东光明律师事务所概况》一书上还登有我的照片和先容,评价我办案比较成功,这是对我的鼓励。

林:实用学校是92年挂牌,什么时候结束?

梁:一直到94年,中专开始,这个学校就没有年审了。

林:93年大家就办女子中专了。

梁:中专开始后,实用科技学校就没有上报年审了。实用学校的同志对当时的主要领导有一些意见,认为大家这间学校来来去去3年了,所办的班确实对社会有一定影响,反映比较好。上面对大家的评价也比较好,还发了鼓励奖状给我。到93年底、94年初,94年就没有上报年审了。在位工作的干部告诉我因为得不到领导的重视,年审要经过党委的同意,年审以后也要工作的。因为不被重视就没有年审了。我当时心里也很不舒服,感觉到很可惜,究竟怎么样也没有一个交代。因为按照大家的想法当时的办学应该是三条腿走路。

姚:可能跟您的退休应该也有关。那个时间段刚好是您退休。您不在位了就没有人去挑起,也没有人去管,就自生自灭了。

梁:我真正离开学校是93年底、94年初。按照大家的想法当时的办学应该是三条腿走路——第一条腿中专学历教育;第二条腿妇干校成人妇女教育;第三条腿社会力量办学。大家这一块是属于社会力量办学面向全社会妇女,这条腿砍掉了,大家觉得很可惜。大家学校不是没有力量去办这个学习班。

姚:这个实用学校消失的背后是什么原因是没有年审,不年审就自然消失了。但是这个不年审是因为大家工作疏忽还是有意不年审,这个大家要回过头查查档案。

梁:当时缪美贤、吴宏岳是学校主要负责人,缪说是因为人力不够。大家感到很可惜,是因为这个来之不易的果实大家没有去继续栽培使其继续发展。实际上这方面的教育是大家学校不可忽略的部分。

姚:宋庆龄基金会广东省金钥匙培训中心是大家申请停的。因为财产有一个交割的问题,当时的电子琴一部分是大家买的一部分是宋庆龄基金会赠送的,所以要办一个交接。我看梁文伟的文章回忆说因为大家的人力紧缺,中专教育红火,校内的人员不够用,所以就把那些班停掉了。电子琴老师李启明,最后因为电子琴班不办了就失业了,学校没有办法继续聘用他,非常痛心的离开学校了。老梁,你回忆一下当时实用科技学校所从事的教育跟其他的教育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作用?另外这些班办了以后当时在社会上产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反响?

梁:配合大家的正规教育,作为补充部分。当时正规的学历教育或是妇干教育的范围都不是很大,总是有局限的。实用科技学校的教育就是一种很好的补充,比如大家办的美容班,现在社会发展对人的要求不仅外表美还要心灵美,我听美容班邝美丽老师讲课,她的课就是包括生理和心理多方面的美,很适合社会的需要,效果很好,广东省很多美容师都是从大家这个班出去的。

林:其实这个实用科技学校大概办了3年左右的时间。

梁:我离开后,梁文伟他们还是继续运作了一段时间的,到年审了才没有继续办学,从挂牌到消失是3年多的时间。

姚:我回忆这个学校跟宋庆龄基金会广东省金钥匙培训中心停办的时间段应该相差不了多少时间。因为当时大家中专办学没多久,招生很红火,社会效益又好,人手不够。

梁:梁文伟原来是属于文教科的,我离开后文教科取消了,他被调到另外一个部门了,就彻底没有人运作实用学校了。

林:因为大家办中专,中专教育在当时很热门,大家所有的力量都用到中专教育上面去。所以实用科技学校的消失确实是人力的问题,也有一种办学理念的问题。

:是的,办学理念是一个重要方面,因为大家都是业余时间办班。

林:讲到业余时间办班,那当时的财务是怎么运作的?怎么收学费,收的学费怎么使用?

梁:收的学费是很少的,用在班上买一些必需品,除去开支剩余的部分都要交给妇干校的。当时成教会的会长都经常来大家学校了解情况的,省妇联和省成人教育协会也经常在网上宣传大家的学校。

林:其实这个学校一个方面是可以培养和提高妇女的综合素质,另一方面也是一个创收的好渠道。不管怎么样收的学费除了用在教学上,还是有一点剩余可以收入的。

姚:这个经济效益如果跟中专比起来肯定比不上中专,因为这种社会教育如果收费高了人家不来。在大家办中专之前,应该说,这种面向社会的社会教育对大家妇干校也是一种创收的来源渠道

林:当时的班结业后有没有发证书?由哪个单位来发?

梁:有证书,是以广东省实用科技学校的名义发的。因为这不是妇联办的妇女干部培训,而是面向社会成人妇女的教育。所以当时的人都很高兴来报名参加学习的,报名的人也不少。大家基本上是利用暑假、寒假来办班的。大家现在有个建议,就是海珠校区大楼租期满了以后就不要再出租了,是不是可以考虑作为大家办学的阵地,把过去实用科技学校办校模式恢复起来。

姚:现在学校有一个成人教育学院,把所有的非学历教育都包括进来。现在就愁场地问题。老校区的场地主要是属于两个业主——省妇联、省妇干校,本来考虑要置换土地拿钱去扩建新校区,但是妇联不同意。我刚才在思考这个问题,就是实用科技学校、宋庆龄基金会培训中心,在大家学校发展历史上都是一种历史产物,都发挥过积极的作用。也促进了大家学校往前发展,如果没有当时的经验积累,大家后来办中专、办大专就不可能那么顺。它在学校历史上发挥过积极作用,但也是一种历史产物,随着学校的发展到了一定的层次,它自然要重新集合力量,逐步走向正规。

林:所以大家学院成立了成人教育学院,其实它的功能也像以前的实用科技学校一样的,性质是一样的。

姚:现在的面向社会教育的职能都由成人教育学院承担起来。现在也在考虑一个方案,就是老梁您刚才提到的大江苑的大楼不再出租,用这个场地来作为成人教育办学场地,这里有一个地头的优势。

林:所以老梁刚才提的那个建议很好。

姚:老梁您是妇干校第一任的学生党总支书记,负责学生工作,我当时负责教务工作。第一届大专班的学生会成立时就同时成立了学生的党支部,您跟学生的关系很好。请讲讲您的学生工作?

梁:我看到学生很高兴也很亲切。根据刚才姚书记回忆的情况,我想补充一点关于成人教育学院的想法,应该说把过去的实用科技学校办的那些班比如美容班、书法班、法律常识班,不外都是社会上成人女性学习的地方,建议学校把这块恢复面向妇女成人。最希翼的就是把大江苑原来的中专部旧址地方办成妇女教育的园地。

林:老梁您最初当学生科长的时候大家学校还在梅花村,当时的学生都是成人,请讲讲您的管理经验和感受。

梁:第一个感受就是妇干校我当学生科长时,学生工作有几个特点:第一个是学生对象不同,她们都是全省各地市、县的妇联主任和中层干部,现在的中专大专都是学生,根据学生对象不同,当时的妇女干部没有大专水平,她们通过妇干校的学习拿到学历证书,当时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网址是和华师合作办学的;第二个不同是学生的学习条件不同,现在的大专院校办学条件齐全,当时的条件是很简陋的。当时大家的办学条件真的很艰苦,但是教工和学生都打成一片,磨练了意志。我管学生的感受是,因为她们都是干部,首先对她们要很敬重,因为我自己没有从事过妇女工作,我就把她们当做亲姐们对待和爱护,要虚心向她们学习;第二要深入工作,深入到她们宿舍。我当时住家离校比较近,利用晚上的时间深入学生宿舍了解她们对学习、老师讲课、课程安排的意见,了解她们的生活情况,了解她们对学校管理、学生管理、后勤管理的意见,注意和她们沟通和谈心。另外我喜欢跟她们一起学习,我会看看她们的听课记录和笔记,我认为了解她们学习常识的同时自己也是在受教育。善于参与学生的文体活动,比如拔河,大家的老师都是参加一起拔的,非常开心。在她们身上我能学习到很多优点。

姚:84级政治班,我当过她们的班主任,老梁所讲的我也深有体会。咱们学校发展到现在,您是从老妇干校走出来的,对大家学校下来的发展觉得有哪些精神和传统是值得传承的,对学校将来的发展有些什么希望?

梁:我的希翼是,学校所走的这条道路很不平坦,是十分艰苦的,是经过全体老师、员工方方面面的努力才有今天。看到今天学校的发展我每次回去都非常高兴,很自豪、很光荣。在起步的时候,我和大家一起参与、付出了,看到今天的发展我很高兴。我跟一些老同志也常常谈起学校的发展,大家的希翼是这样的:首先,领导班子,虽然姚书记退下来了,但是她的与人为善、诚信待人,和大家打成一片这种精神要继续发扬。当领导的只是个分工不同,但和广大教职员工都是平等的。办成一个好的学校不仅是单纯教学的问题,还涉及方方面面的工作,上下要一条心,同心同德。这首先就是班子的领导层,你不能高高在上,不管是书记院长还是中层干部一定要经常深入员工基层、学生,了解情况,听取他们的呼声,才能群策群力,把学校办好。希翼领导班子要带好头,要平等待人,要发扬老书记那种虚心、善于团结大家的精神。希翼你们一代传一代,发扬好的精神。第二,希翼大家的本科办学能成功,随着社会的发展大专水平是不够的。第三,是把我今天所讲的实用科技学校办的班能融入现在成人教育学院的办学中。第四,希翼现在的办学能增开法务专业或法律系,因为现在是法治社会,以法治国,大家的国家才有希翼。作为女性应该应该知法、懂法、守法,现在大专班没有这个场地没有这个能力去办法律专业,但是希翼本科阶段能开设这个专业。最后,祝愿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网址点燃亮点,继续前进,办出特色,培养出更多优秀女性人才。

林:感谢老梁您今天在百忙中接受大家的访谈。您今天所谈的史料和个人经历都非常珍贵,对大家学校今后办学所提的建议和希翼也非常好。大家将会把今天的访谈整理成书面材料,再给您审阅确认,然后存放于大家的校史资料室中。谢谢!

 

原广东省妇干校党委委员、原广东省实用科技学校校长梁润全  

(中)接受校史项目组采访后与采访人员合影  

上一条:卢金丽副书记访谈录 下一条:祁琨访谈录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