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壁副主任访谈录
2013年04月10日 09:55  点击:[]

时 间:2012 年 9 月 7 日

地 点:省妇联老干活动室

访 谈 人:姚钦英

被访谈人:张壁

参 与 人:林苏

记 录 人:沈媛

姚钦英:张主任,谢谢您今天能接受大家的采访。您是省妇联的老领导,在妇干校、女子学院的发展进程中曾发挥过很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申报妇干校的基建用地和申请基建用款方面是立了汗马功劳的。我已离开学院的领导岗位,党委要我着手校史的编写工作,现在学校成立了一个校史项目组要我牵头,林苏老师是作为校史办的专职人员。大家今天想就妇干校的基建问题采访您。

张壁:好的,我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姚钦英:我知道当时您是妇联副主席,分管基建是不是?

张壁:对,办公室、基建和财务。当时办公室好大的,行政、外事、机要等都是在这一大块。

姚钦英:您是哪一年到妇联的?

张壁:哪一年到妇联?

姚钦英:我记得您很早就到妇联了

张壁:56 年( 1956 )

林苏:1956 ?

姚钦英:对。

张壁:55 年( 1955 )要我来,因为我在全国妇联妇干校学习,学习完就要我马上到妇联来,我不愿意来,不愿意来就回潮安去。回潮安拖了半年还是要我来,我就到 56 年 4 月份才来。

姚钦英:56 年 4 月份,我来的时候您已经是当了副主任了

张壁:你(是哪一年来)?

姚钦英:我是 79 年来。

张壁:79 年来? 80 年,我当时是党组成员 79 年。

姚钦英:79 是党组成员, 80 年就提副主任?

张壁:我是妇联的常委,管办公室的工作。

姚钦英:现在因为要编校史,有机会接触到过去的历史才发现妇干校筹建的时候确实条件比较艰苦。为什么?因为我从历史资料里头查找了最开始的时候大家前身是“工青妇”干部学校。 1979 年时候省总工会就打了个报告要求恢复“工青妇”干部学校。当时省委迟迟都没有批,最后的批复说考虑到条件有限、还不成熟,就同意工会先办起来,妇干校和团校就搁浅了。大家妇联党组就自己提出自己来办妇干校,独立办妇干校。但是地皮从那里找?我查了资料开始说要申请在农林下路的汽车修配厂,原来是妇干班办班的那个地方,结果人家办了修理厂了,没有办法,收不回来。后来又说到农林下路的礼堂那一块,也批准了,划了地皮,但是又牵涉到几十户人的搬家和屋的搬迁问题也不成了。再后来又提出在梅花村省委幼儿园内划一块地皮出来,省委不同意,因为影响幼儿园的后续发展的问题,最后就回到这个地方(梅花村 3 号大院)来。所以我觉得挺周折的,前前后后为了筹办这所妇干校找了很多地皮,向省委打了很多报告,做了很多工作。今天,大家就想就这个话题来跟您聊一聊。就是当时筹建妇干校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一个什么样的背景?梅花村 3 号大院这块地皮是怎么要回来的?因为我查资料只查到农林下路那里批准了,批准了以后因为几十户搬迁的问题有困难,但是后来又怎么弄了梅花村的地皮?这个史料我找不到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这当中大家作了哪些工作、遇到了哪些困难和问题?大家就这个话题聊聊!

张壁:关于妇干校的事情,大家妇联原来就是你刚才说过的“工青妇”,后来大家妇联就打游击办妇干班,就是跟人家借地方、租地方!

姚钦英:我插您一句,我写了一篇回忆录,叫《打游击的那些日子》,写的就是你说的“打游击”。

张壁:就是“打游击”,曾经到三水租地方办这个妇干班。反正就是办妇干班需要地方学习 , 自己没个地方就到处找地方、借地方来办班。这样就觉得好麻烦,后来想来想去,当时工会那里有,团委她们也在搞。妇联妇女干部那么多,妇女又是占半边天,另外与工人和青年比较来说,大家妇女更需要加一把力来教育和培养各个方面的能力。要办这个妇干校,就要打报告、要搞调查、要做预算,做好可行性的报告等,这是一定要的。刚才你说批准大家办妇干校地方找来找去没有着落,大家妇联原来是在省委大院大楼办公,不方便接待群众,因为大家是群众组织,经常都有好多基层妇女群众要来访,来找大家。但省委大院门口有岗哨,要找大家进不了。为了方便工作,大家就要求搬出省委办公大楼。但搬到哪里?原来在大楼就搬到小红楼,小红楼那里还是有岗哨,大家就要求搬到方便接触群众的地方。那后来怎么会搬到这个地方(梅花村 3 号大院)?这个地方原来是部队用的,省委要了多少年都要不回,就把这块地头批给大家,不是说想给就给的,找了好多人。

姚钦英:做了很多工作。

张壁:当时是省委书记王德管大家,王德的秘书原来是团委的部长,我是妇联的部长,大家在 60 年代、 70 年代都很熟,所以就通过他帮手作王德的工作,先把报告等送到王德书记那里去,大家到王德书记家找了他很多次。找他也不容易,天一亮大家就去了,在他吃早晨的时候大家就坐在他的饭桌旁边,跟他说妇联为方便联系群众要搬出来,想要这块地。他没有同意。后来大家就找到关相生,关相生是省委办公厅主任、秘书长,大家到他家去找他,他同意了,最后王德书记也同意了。

林苏:关相生是省委办公厅主任?

张壁:是的。找了他以后,又去找行政处的处长梁庆福,当时办公厅的主任还有一个叫吴德中。吴德中大家没有去找他,他不会给大家这块地的,大家是找好说话的那个人也是比较有权威的,看准了再去找他。

姚钦英:您刚刚说第二个是谁?

张壁:省委办公厅行政处处长梁庆福。找了他们这两位给大家签字,打了一个字条。就说这个大院交给省妇联使用,不是给大家而是给大家使用,年限不限。一答应给了大家以后,大家马上就搬了。最初过来就我、李慧中还有小蔡(蔡秀芳)三个先过来搞这个楼。刚过来时条件非常艰苦,连饭都吃不上。大家自己带了个小电炉,每餐随便煮点米粉或面条填肚子。这个楼工程队队长是周香莲(省妇联职工)的老爸,老周做队长,大家也去跟他打关系,说“你快点为大家稍微打理一下,大家才能搬进来”,当时周围都是部队的还没有搬走,三个人先过来。过来以后,一边装修一边去部队事务管理局,去那里找他们要把这些工厂什么的迁出去,因为省委这块地是给大家了,那跑腿跑了多少我就不说了,很艰难。反正大家会磨,大家有两条腿和一张嘴。大家会磨,就去找部队的找到他都烦了,最后他就放弃了,工厂也都搬到后面,即部队的另一个地方了。把这些都撤出去以后还有住户,住户原来是部队转业人员住在这里的,后来这些人又调到别单位去了不受部队管了。大家还有手尾,要一个单位一个单位的去找这些住户当时的单位的领导,要他们安排房子。能够搬到这里来真的是做了大量的工作。当时 79 年 80 年我做副主任,也顾不上主任不主任的,反正该做的事情,搬迁的事情该到哪里去单车一踩就出去。把这块地拿到,当时妇联有的人不同意来,说这里山高皇帝远的不愿意来,那不行,确定了要来就得来。妇联搬来了,那妇干校的地方还没着落,到处找地方都没有落实,有的没有配套等等,都不合适。当时梅花村 3 号大院内有一个鱼塘和一些平房,后来党组研究说不如就在这里建妇干校,就定下来,把原来那池塘填掉。填了以后还得申请,申请了 3000 平方。地点定在这里后就要做预算了,这个也是好大的工作量。

姚钦英:我想插问一句,当时决定申请这一块地皮来搞妇干校是因为农林下路那个地方批不成以后?

张壁:那个地方原来大家办妇干班的,有一幢小楼,后来省委交通科就把它拿去作汽车维修之类的。

姚钦英:就是农林下路礼堂的对面那个修理厂?

张壁:就在农林下路。

姚钦英:农林下路的那个礼堂?

张壁:不是礼堂

姚钦英:哦,是在大院里头

张壁:现在是老干活动中心旁边,就是怎么样都不肯给大家,不给以后又因为一些(原因)。后来都没有落实,搞来搞去没有办法,往后大家自己就想在这个地方,省委也同意。

姚钦英:那时候省妇联搬进这个大院多久了?

张壁:80 年搬进来。

姚钦英:80 年省妇联就搬进这个大院?

张壁:80 年打报告, 80 年把签字搞好之后马上就搬。

姚钦英:80 年搬进来之后,是 81 年还是 82 年申请这里?

张壁:对。

姚钦英:81 年是省委批文同意复建妇干校,是哪一年申请要?应该 82 年才对。

张壁:应该是 81 年吧, 82 年已经开工了。

姚钦英:82 年已经开工, 84 年才落成的。

张壁:那是 82 年开工, 84 年落成,一进来以后就张罗这些事,应该是 81 年下半年。

姚钦英:81 年的下半年。

张壁:应该是,因为还有很多事,打了报告、预算、审核还要批,批就是杨德元。

姚钦英:嗯,对,还有他的笔迹。

张壁:有吗?

姚钦英:有,有他的签批字。

张壁:他是百分之百批大家的,杨德元的秘书姓梁,当时批了以后他说大家娇娇女真不简单,所有单位报批都没有百分之百批的,杨省长就给大家百分之百批了,我说大家不报大数的。那就建了,就在这里建,到 84 年,好像是 84 年 9 月份就落成。

姚钦英:对,好像 84 年 9 月份就开始入住了,开始招大专班、办妇干班、 84 年开始挂牌。当时 82 年开始基建,我看到有一个批文, 82 年党组决定抽李慧中出来抓基建,那时候抓基建是否是指妇干校大楼。

张壁:这是第一步,还有干部宿舍。因为大家当时妇联好多人都没有地方住,依靠省委给大家。人家挑完到最后人家不要的那些地方就给一套两套,妇联好多人都投亲靠友,李慧中本身住在龟岗路那个楼的地下室,好苦的。李光胜住在他外母家,那些人对他态度不好,就搬到办公室这边来住。后来我跟李慧中说,好在这里有这个地盘,大家还是要自己搞起来。李慧中好积极,因为她本身就是受益人,后来就又做预算,打报告建四千平方宿舍。四千平方又百分之百批了。

姚钦英:这都是您的魅力。

张壁:百分之百批了这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杨德元是佛山调来的,方兰(时任妇联主任)也是在佛山当过市委书记,他们熟悉。所以大家都用晚上时间,方兰和我两个人去杨德元家,不知道去了多少次,都是去给他谈谈大家妇联怎么困难,这个基建怎么样等等,给他摆事实和困难,要他帮助大家、支撑大家等等。

姚钦英:当真?方主任为了这事她也出去跑了。

张壁:她最初不同意,建妇干校她同意,搞宿舍她不同意了。她说大家没有能力搞这个基建,后来大家找王德书记。

林苏:王德书记?那杨德元是什么职务?

张壁:杨德元是副省长,他是批这个基建项目的负责人。

姚钦英:杨德元是分管省规划这一块的。

张壁:就是项目的什么都归他管。王德是省委副书记管大家的。

姚钦英:当时的省委书记,我看到史料里头是写王宁是吧?

张壁:王宁是后来。 80 年到 82 年是王德管大家的,王宁是王德之后, 84 、 85 年以后管大家。

林苏:王德当时是省委书记是吧?

张壁:省委副书记,很好的。后来反正省委点头了,省政府也批了。马伦当时还是省委农村部副部长调到省建委做主任。大家不懂技术、什么都不懂,不懂大家就找懂的会的,大家去找马伦要省建工委派最好工程来帮大家搞这个基建,保证质量。

姚钦英:就是说找规划、设计人员。

张壁:就是,批准了以后就要动工。

姚钦英:对,要出图纸要搞规划。

张壁:这些大家都不懂,不懂大家就去找马伦省建委主任,要他去安排最好的施工队来。

姚钦英:他是省建委的主任?

张壁:省建委主任。原来是省委农村部长调过去的。跟他熟悉就去找他,他也很支撑大家,派一个施工队来这里管这个项目,要保证质量。所以大家都是靠四面八方来支撑大家。因为当时大家基建什么都不懂,现在就懂了。

姚钦英:您现在是内行人了,行家了,搞了那么多年基建。

张壁:现在懂了,最初都不懂。那个宿舍原来方兰她不同意,但我跟李慧中两个人好积极,大家把困难户名单全部列出来,拿去给王德书记。

姚钦英:那时妇联有多少人?

张壁:当时有 40 多。

姚钦英:40 多个干部?

张壁:有,是 40 左右,大概 20 多人是没有地方住,投亲靠友的。好像邵洁明跟张柳儿两个人住 8 平方一个房间。大家把有困难的都列出来,再报告给王德说明情况。

姚钦英:我住在龟岗的楼顶。

张壁:你在楼顶,李慧中在地下室,张柳儿跟邵洁明在厕所旁边 6 平方还是 8 平方的小房子,好潮湿的。反正就把所有这些困难通通列出来以后加注明,一个个编好以后拿去给王德,对他说明,他也很同情大家,所以就同意大家建宿舍。

姚钦英:你立了功

张壁:没,不敢,当时看到这些好难受,你看李光胜住在他岳母那边,人家老给面色他看,不同意他住那里,一个男子汉,被人家赶出来。

姚钦英:不同意他住在老婆家,丈母娘家?

张壁:老婆兄弟姐妹一家人不同意他住在那里,所以回到办公室住,办公室里面搭一个床,在那里睡。大家把这些困难全部都列出来,列了以后王德很同情大家,就批了。批了以后大家才去找方兰。

姚钦英:先从上到下做工作。

张壁:最初她说不行,大家哪有这个本事搞这么多宿舍基建,后来就同意了。后来具体基建工作就是李慧中、邵洁明,我是主管,她们是负责具体工作。这两位好积极。一个部室抽一个人来帮忙,是临时有任务时不是长期的。

姚钦英:临时的是吧?

张壁:就是有必要的时候就来。

姚钦英:就是说有需要的时候来帮下忙?

张壁:李慧中和邵洁明是固定的专职的,负责搞这个基建的,两个人都全心全意,任劳任怨。

姚钦英:我记那时候江桂芬也搞过基建是不是?后来她调走。有没有一个这样人印象?

张壁:没有

姚钦英:她老公在省委的,那个人搞过一段时间基建。

张壁:没有,这人没有搞,李慧中负责从头到尾。到最后还有一点账没报,我都退休了。

姚钦英:您是哪一年退的?

张壁:85 年妇联副主任我就不做了,因是省政协常委、省委委员,就没有办离休,就是这位子我不做了,我不干的。

姚钦英:您自己申请不干了?

张壁:我不干,选举前让我登记在选票里我不干,敬重我的意见。

姚钦英:85 年您满 60 了吗?

张壁:没有, 56 岁。

姚钦英:56 岁您就申请退了?

张壁:给年青人干。我退了以后虽然不是妇联副主任,但我还在干。

姚钦英:那就是基建您还继续抓?

张壁:我还跟他们一起搞,还有大家现在妇女儿童活动中心,这块地也是我退了之后去拿来的,原来都要注销了。

姚钦英:后来妇干校搬迁到河南那地方也是你去跑的吗?

张壁:要谈这个?

姚钦英:是,连着来嘛

张壁:这个没有材料吗?

姚钦英:有材料也不全

张壁:那我就说一下。这个地方(梅花村 3 号)办妇干校,对面是妇联办公楼,家庭杂志社也在里头,挤不进去,你应该有这个体会。反正人进去那个办公台还要打横,就一条小路还要打横才能进去。当时妇联办公的地方很挤,大家党组研究在梅花村大院作妇干校也不配套(没有运动场地),党组研究以后就说应该另外申请一处像样的能配套的地方办妇干校,这个地方(梅花村大院)就给妇联办公用。定了之后大家就打报告,上级不批,说给妇联再搞一千几百平方办公楼。大家又去找杨德元,又去找计委。最怕找计委,他怎么样都不给,就是只给你们建一个几百平方、一千平方的妇联办公楼,妇干校一搞就要一两万平方的,算过这笔账的。大家也做过预算报上去了,还是不批。后来因为杨德元他是管计委的,他真的跟计委说过了,就不批妇干校,批给大家妇联去建一个办公楼,找地方建办公楼,地方都还没有找。后来我想来想去还是不行,要去磨,我叫卢毅跟我一起去。当时我和卢毅在省政府礼堂开先进报告会,坐在主席台,我都坐不住,所以喊卢毅,说大家两个去找计委还是要他批给大家办妇干校,卢毅也挺好的,立马就一起去了,还加上一个李慧中,三个人到计委去。省计委就在省政府礼堂后面旁边,大家就去找。去到那里,计委在开党组会,正在讨论取消大家妇干校计划。大家去到那里要见刘宜麟,他抓这个的,他知道,但不出来见大家。我觉得不出来见不行,我问他在哪里开会,然后冲到党组开会办公室,我就推门进去。他一看到我就走出来了,他说这个事情杨德元省长已经同意了,妇干校不搬了,给你们建一个办公楼。我说:是杨德元同意的吗?他说:是,已经同意。大家现在正在讨论。我说:你先不要讨论。我跟卢毅、李慧中马上去找杨德元。就在省政府,大家到杨德元那里去跟他谈,说了很多后他同意了,就说:行了,就给你们办妇干校。这个地方(梅花村大院)给大家办公用。说通以后大家在那里不敢走,因计委正在开党组会讨论这个问题,大家请求杨德元马上打个电话给刘宜麟,杨德元同意。大家在那里看着杨德元给刘宜麟通完电话的。

姚钦英:刘宜麟是?

张壁:刘宜麟是省计委副主任,抓基建的。最难工作就是他,之前大家还去找王桂英,叫他帮大家说说话。杨德元省长给他通了电话,大家马上走过去计委,他就出来了,因为他已接听了电话。他说“省长都同意了我还有什么话说”。最后就按照大家原来的报告批准了。但河南这个地方还要找好多人。同意大家办比较有规模、比较配套的妇干校,预算、地皮、地点在哪里等都要去找市的规划局,还有具体管规划的那个市长石安海。你那里有没他的名?

姚钦英:应该有

张壁:石安海也给我找到他,就要他划地,好像十几二十亩地!

姚钦英:当时按照文件批的不超二十亩,就是批准大家可以征地,但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亩。大家实际征地是 15.81 亩。

张壁:对,差不多!要去找,要去市规划局。当时局长姓戴,名字我就不知道,具体管的是施洪平,他主管的,建委规划局的副局长,就把这个地规划到那边(河南)。

姚钦英:当时欧阳冬是分管妇干校的是吧?

张壁:欧阳冬管妇干校,我跟欧阳冬一起去看地的。

姚钦英:大家去访谈过欧阳冬,欧阳冬也谈起去跑地的这个过程,说是找石安海。

张壁:后来我跟欧阳冬亲自去看这片地,看这个地盘,当时这个地盘都是垃圾堆。

姚钦英:印象中我也去看了,就是地块要确定的时候去看,那时候那里是一个菜地,那个垃圾堆上面爬满苍蝇,看了好害怕,后来大家就说一填平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张壁:对,在珠江边,挺好的。地皮有了,好像是多少平方?

姚钦英:一万三千多平方

张壁:那就是这个过程

姚钦英:这里面的确经历很多艰辛,特别是找领导磨嘴皮。所以您刚才说妇联的秘密武器是一张嘴两条腿,就是靠这个做工作的。从领导不同意就一直磨,磨到同意。所以省里头很多部门领导都说很怕大家妇联的领导。

张壁:要梅花村这块地时,原来省委其它部门都不知道的,后来知道这块地给妇联都有意见,尤其是办公厅副主任吴德中,说怎么能够给妇联?一片地这么大,都有意见,但大家已经进来了,人家才知道这个地给了大家。

姚钦英:这就是妇联聪明的地方,搬迁时候没出声。

张壁:大家当时是抢时间来干的,一批准就马上找工程队周队长派人来给大家维修,楼梯是木的,只油一边。大家几个就搬过来,进驻,往后的搬迁什么的再慢慢磨。这个大局定了以后其它的再慢慢来磨,就继续来磨,像之后部队工厂的搬迁,住户的搬迁等。

姚钦英:当时妇干校进来没多久就提出说要迁校,要把学校迁走。当时妇干校 84 年挂牌,挂牌就投入使用。实际上投入使用没多久妇联就盯住这幢楼,就打这幢楼的主意要做办公楼,然后就申请说把这学校迁出去。当时的理由我刚听您说了,就说这学校不配套。

张壁:没有办法配套,就这么一个地方又没有球场。大家当时提出来,一个学校应该是配套的,要有教研室,要有球场,运动场所等等。这个地方就没办法再发展了,大家就凭着这个理由要求给大家在外面搞个妇干校。

姚钦英:那时妇干校刚建起来没多久啊。

张壁:那当时在这里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反正先做了再说,反正省委和省政府都批了,建起来再说,但建起来以后又发现没有发展的余地了,就是这么一块地方,不行。那妇联办公场所也是太不像样。

姚钦英:确实也是这样问题。我回忆起来您现在讲的,那时候办大专班,已经是跟华师大合作办了大专班。大专班的大学生根本没有体育课,因为这里也没办法上体育,也没有活动场所,连个球场都没有。

张壁:没有,连个图书馆都是在四楼最后那里。

林苏:那时候我最记得大家搞一次运动会,要去六十二中借场地。

姚钦英:嗯,对,经常要过隔壁到六十二中去。

张壁:后来就搞到河南

姚钦英:对,后来就迁到河南去了。迁去河南,您看这 30 年大家搬了三个地方,从梅花村再到大江苑再到番禺。

张壁:大家妇干校是从没有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发展,真够神速的。

姚钦英:这些都是您们这些老领导们作出的贡献。

张壁:你想以前想要现在这么大(规模)也没有办法,所以我说这个步子越迈越大,总算像样,功劳就是你们。

姚钦英:不是。

张壁:以前就是小打小闹没有办法,只能是这样。

姚钦英:这个都是历史发展的结果,就像您说的与时俱进,事业也是在发展,人也是在进步。有段时间讨论办女子大学的问题,省妇联跟省政协一起探讨办女子大学的问题。您清楚吗?

张壁:这个我没有参加

姚钦英:大概是 86 年的时候

张壁:86 年?我没有参加。

姚钦英:86 年,缪(缪美贤)来的那一年。那年在讨论,因为我在档案中看到最初是省政协提出的,省政协的教育组提出来,当时沈青同志是省政协常委,也是在一个组里头当一个负责人。

张壁:他是青工妇委员会的副主任,我当时是提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姚钦英:您是在提案组?提案委员会。

张壁:提案委员会,因为他是妇联派的。我是妇联退了之后,省委让我过去的。

姚钦英:因为这个事情在档案中没有查到更多的史料。刚开始很热闹,省政协还组团去了西安的培华女大参观考察、取经。回来后召开广东办女子大学的可能性、可行性论证会。之后就不了了之。所以具体是怎么回事不清楚。

 

省妇联原副主任张壁(中)接受采访  

 

上一条:欧阳冬副部长访谈录 下一条:张壁:征地建校创基业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