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冬:忆流动式女校八十年代往事
2014年05月06日 15:15  点击:[]

1965年我大学毕业就到了省妇联。当年省委组织部到华师大中文系招人,共挑了四个人,我是其中之一。那时候根本没想到在妇联一干就是28个年头,直至1992年我才离开妇联到省委统战部任职。在妇联工作期间,我主要从事宣传工作,任宣传部门的领导。同时,配合当年妇干校的同志参与妇干培训工作。1982年我担任省妇联副主任后,组织上分工我分管省妇干校、妇女干部教育培训工作,直到离任妇联。前后共10多年。正是省妇联这个工作平台,让我有幸与女校结了缘。  

在分管妇干校的十年中,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有几件事:一是妇干校的第二次创业,从梅花村迁到大江苑;二是与省政协协商共同创办广东省女子大学的争议;三是女校的“四自”精神及教育特色。  

从“流动”到二次创业

八十年代初,省妇干校简称为“妇干班”,专门承担妇女干部的培训工作。那时的办学条件非常艰苦,没有固定的场所,没有自己的师资,没有所需的交通工具,就靠着两条腿、一张嘴,四处找地方来办班。所以,我称她为“一条扁担两只箩筐的流动式学校”。尽管如此,她却是女校成长的基石,是广东女子学院的根基,在广东女子学院发展史上,为复办妇干校创造了有利条件,积累了办学经验。基于此,广东省委于1981年批准省妇联复办“广东省妇女干部学校”,并经过多方努力,省政府批准在广州市东山区梅花村3号大院、即陈济棠旧居大院建起了妇干校大楼。1984年妇干校大楼落成,妇干校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办学大楼。大楼投入使用后,妇女干部教育如鱼得水,除轮训妇联系统女干部外,还与华南师范大学联合举办政治专业和学前教育专业大专班,面向广东基层女干部招生。  

妇干校大楼投入使用一年后,即1985年8月,省妇联就开始打报告给省委,要求把妇干校迁走,另择地建校。提出迁校的理由有两点:一是省委要求落实侨房政策,叶选平省长在大会上点明,要抓紧落实陈济棠故居的政策,陈济棠故居必须归还陈家的后人,妇联必须另找地方办公。省妇联拟将干校大楼作为办公用房。二是抓住落实侨房政策机遇,解决妇干校面积太小、活动场所欠缺、无法满足妇女干部教育培训发展的需要这一难题。当时省妇联在陈济棠故居大楼办公,作为分管妇干校的我,当时的引导思想是:要抓住落实侨房政策的机会,名正言顺提出迁校要求。于是,我在党组会上提出了我的看法,得到了其他领导成员的支撑。大家抓紧时间找省领导及省政府相关部门,积极推进迁校方案,终于在86年5月得到省政府办公厅的批复:同意省妇联干部学校迁建校舍。从打报告到批准刚好头尾一年,这期间妇联想了很多门路,做了大量工作。  

省政府同意妇干校迁建后,大家开始了妇干校第二次创业。在这次迁校中大家遇到了许多困难,主要有征地、经费、基建等问题。当时首要任务是征地,征地全过程我都参与。那时,广州市区的地皮基本已纳入城市规划,想在市区内要地是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我带着林育鹏、胡教明、钟新意,四个人到处跑着找地皮,找规划局了解情况。当时分管广州市城建工作的市领导是石安海,大家经常找他。他很忙不好找,大家去他办公室找了很多次才找到他,还跟他“吵过不少架呢”。当时市长办公室十分简陋,只有一厅一房,里屋办公,外屋接待客人,房子正好西晒,大家一等就是大半天,边风扇都没有更谈不上空调,大家几个人都汗流夹背。等到市长忙完后来接待大家,他知道大家想在市区要地,一开口就说:“没有地”。当时我拿着省委副书记王宁的批件去找他的,他才勉强说:“既然省委同意,那么萝岗那里还有一块地就给你们吧!” 我一听是萝岗,马上求他说:“市长,请您体谅一下大家女同志的特殊困难”。因为当时萝岗那边很偏僻,山高皇帝远,女同志出入很不方便,尤其是晚上不安全。他看大家不愿去萝岗就说:“那就没地了”。我说:“有啊,大江苑那里有地,有一片西洋菜地”。他说:“不行,那里不能给你们”。我问:“为什么?”他说:“那里的地已经都纳入城市规划了,”等等。我说:“石市长,真的有啊。” 他说:“没有就没有,绝对没有,你不相信去问规划局。”谈了很久没结果,他就是不肯松口。最后,我看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就说:“市长,你看这样好不好,如果有,你就给我吗?”他看我已说到这份上了,最后没办法就说:“行,如果有就给你。”  

抱着这份希翼,大家到规划局做了进一步的摸底。胡教明到规划局了解清楚后给大家带来了喜讯,说:“规划局说有这块地”。这消息在那时候是对大家付出的最好回报。大家底气十足地再次走进石安海的办公室,因为上次讲好了,如果有,就给大家。大家找到他以后,说在大江苑那里,确实有一片西洋菜地还没规划,总共有15.81亩。他听后打开规划图一看,确实真有这一块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哎,你真是利害啊,就剩那么一点点地都让你给找到了”。后来报批计划,市长不得不同意,因为他是领导不能食言,不能够说话不算数啊。那时候,尽管这块地很不起眼,一地西洋菜,满地的垃圾,垃圾堆上爬满着苍蝇,臭气冲天,还有人家的祖坟什么的……,但大家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这样,这块地就是大家打赌拿下来的。  

好事多磨。市长同意后,我向党组汇报了情况,当时党组成员基本上都同意,但也有个别同志不赞成,一是说这个地太多垃圾,是个垃圾堆;二是说为什么不征够办中专的面积。没错,确实也是垃圾堆,但垃圾是可以清走的。至于说征够办中专的面积,那不是妇联说了算的,不是自己想要多少就要多少的。省委的批件就是办妇女干部学校,党组的决定也是办妇女干部学校,没说办中专,也没说办大学,我一切是按照省委的批示来征地的。说实话,那时大家也是想征多点地的,当时省妇联打报告给省计委时就提出要征地二十五亩,但当时没有这么多地给大家,在20多年前能拿到那块地真是很不容易,能征得15亩8分地已经很不错了。当时广州大桥即将竣工,前景很好,地块又属于广州市区的地。就连当时分管教育的副省长王屏山都说:哎呀,你们真利害啊!也帮我也找一块吧,我想搞个卫生学校。那15.81亩地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所以我直到现在都还记得。15.81亩地包括教学大楼、教职员工宿舍、学生运动场等。所以,征得党组同意后大家马上报批,86年8月省计委就下达省妇干校迁建设计任务书,同年11月大家就把地征下来了,87年5月广州市房地产管理局下达了《同意使用土地通知书》。  

就这样,大家在一块又脏又臭的地方开始描绘美丽的蓝图,建设新的妇干校。87年批准征地后,大家紧接着筹措基建经费。当年是副省长于飞管钱的,我跟钟新意两个人经常到他家,他很忙,经常是半夜才回家,大家就一直坐在他家里等。他家就住在农林下路,现在你叫我去我还记得在哪里,印象太深了。大家吃过晚饭就去,一坐就坐到深夜,他的夫人梁大姐非常好,我没见过一个领导同志的夫人这么好的。坐时间太长了大家过意不去便说:“梁大姐,影响您休息了?”她说:“不要紧,你坐吧,累了我自己会去休息的”。每次去都不让大家走的,务必等到于省长回来。梁大姐一会打一个电话:“你回来没有啊?妇联的同志在家里等你啊。” 大家到他家磨了好几次,终于拍板给钱了。具体数我不记得了,反正他是批了不少的。当时王屏山副省长好像也给了一些,是教育经费。这当中卢瑞华省长和于飞副省长两位领导真是非常好,很平易近人,很体谅大家的困难,大力支撑大家的工作,给了大家不少经费。不管拿到多少钱大家都是一分钱掰成两分用。88年省计委下达妇干校的基建总投资是400万元,其中八八年只给100万元。总投资400万肯定是不够用的,缺口很大,所以大家要不断找领导追加。大家就是凭着这股韧劲,追着领导,找有关部门磨嘴皮,前后追加了很多次经费。  

就拿报批基建指标来说,我跟钟新意几个人整天走计委主任刘宜遴的家。最初是通过张壁的先生帮大家疏通,因他也在计委工作,跟刘宜遴比较熟,后来张壁带着大家去一次之后大家就自己去了。大家去他家经常坐冷板凳,遭冷眼。有一次,大家提了几个苹果去,他发脾气把大家苹果扔出门外,搞得大家心里特别难受,虽然几个苹果不值多少钱,但也是大家的一片心意,大家当时经费很困难也拿不出什么昂贵的东西啊!说实话,我好歹也是省妇联的副主任,从行政职别看大家都是一般高,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嘛,要不是为了妇干校的发展我才不上你刘宜遴的门呢!不过,我后来还是觉得很高兴,因为地也征下来,基建指标也批下来了。大家要感谢他。  

拿基建指标的时候很辛苦,后来搞基建的这个过程也是很辛苦的。这个过程主要是钟新意在负责,她主管学校基建,后期还有张帼华。我记得那时候大家对基建工作都没经验,对那些钢筋够不够力,合不合规格,水泥达不达标都不懂。后来我找了在广州市建筑企业工作的堂兄,求他找人来帮大家把把关,他就找了一位土建方面的工程师,姓什么我就忘记了。他很负责任,隔两三天就来大家工地看看,帮大家把质量关。  

共办广东女子大学的是与非

八十年代中期,随着《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的颁布,我国的高等教育规模在迅速扩大。在这一背景下,85年的6、7月间,省政协的领导同志曾提出要与广东省妇联共同创办广东省女子大学。时任省政协副主席杨应彬批示,要求政协的政法组与妇女组跟妇联一起,就共同创办广东省女子大知识题进行调研。根据这一要求,省政协与省妇联共同组织了一批干部,前往陕西省西安培华女子大学参观学习,由省政协副主席王越带队。调研回来后组织汇报,就合办女子大学可行性进行研讨,后因意见不统一,条件和时机不成熟而不了了之。否则,女子学校就不存在了。  

作为省政协,想借助教育改革的东风多办教育的想法无可厚非,但作为妇联不得不考虑面临的实际问题及利害关系。当时我抱不赞成的态度,我不赞成的理由有几点:第一,政协作为省的四套班子之一,而大家妇联只是群众团体,真要是合起来,等于是把妇干校给吃掉了;第二,广东省已经有一所社会主义学院,专门培训非中共人士,合办女子大学没必要;第三,合办女子大学很难突出大家女子教育的特色,而且,当时妇联办大学的条件还不够成熟。因此,我极力主张要自立门户,独立办学,先把妇干校办好。  

当年,广东省妇干校的干部教育培训工作及多形式办学模式,在全国妇联系统的妇干校中还是小有名气的,比其他妇干校走得快办得活办得好,除了妇女干部岗位培训以外,还有女企业家的培训、妇女干部学历教育与华师大合办大专班。我还在女企业家培训班上讲过课呢。当时也到过南海、佛山讲过课,主要是讲妇女的地位、作用和学问素质;妇女怎么处理好婚姻、家庭和事业的关系等。那时候广东省妇女干部学校的名字在亚太地区有一席之地。后来亚洲南太平洋地区的成人教育研讨会在广州召开时,还邀请了大家出席,当时我代表省妇联和妇干校出席了会议(正式会议代表),张柳儿、刘桂芳也参加了这次会议。这次会议大家还提交了论文,并在大会上宣读,论文阐述了中国妇女的历史地位及其作用,论述了加强妇女成人教育的必要性、重要性和可行性等。后来大会还组织了亚太地区的代表到省妇干校参观,就是梅花村3号大院,还在梅花村大门口合了影。  

女校的教育特色

既然是女校,就必须体现女性教育的特色。首先是要培养女性的“四自”精神。中国女性,由于受几千年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男尊女卑”意识的影响,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嘛。使女性教育受到限制。女性的思想素质、学问水平等方面,与男子相比,存在较大的差距。当前,妇女参政、就业、婚姻、家庭等方面仍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平等。女干部成长较慢,女性高干只是凤毛麟角。要改变这种状况,首先要培养女性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四自”精神。  

大家自己老是说中国妇女地位提高了,实际上大家同国外先进国家和地区比,大家是比不上的。远的不说,就说香港、澳门,这两个地区女性参与度高,参政水平也不低。大家要实现男女平等,首先要提高女性自身的素质,包括思想政治素质、学问素质、工作能力,三者是息息相关的。所以我就说,女校必须从女性的实际出发,突出妇女教育的特点,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培养。大家要让社会知道,培养女性是很必要的,这不仅是妇女自身问题,而且是关系到后代教育问题、民族素质的提高、家庭管理以及社会和谐等问题。很多人忽视这个道理,认为办女校是多此一举,办普通学校,男女一起教育就可以了,我认为这是认识的误区,是一种偏见。所以,针对女性特点进行特色教育,大家任重道远啊!  

女校不办出特色,就没有生存的空间。评价一所学校的优劣不能以学生多少为标准,最重要的是特色,特色也是永远的,是不可替代的。目前,多数农村经济还是欠发达,加上几千年重男轻女的封建残余影响,培养一个女孩不容易,要上综合性大学费用又很高。上职业院校学一技之长,将来就可以就业。办女职校是女性发展的需要。广东女子学院的学风和校风一直都不错,这点我是大肆宣传的。总之一句话,办女校既要有共性,更要有个性。要坚持在共性基础上办出自己的个性,这样才会越办越好。我衷心地祝愿广东女子学院前途光明!  

上一条:林惠俗主席访谈录 下一条:欧阳冬副部长访谈录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