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湘雨:透过树叶的阳光
2012年07月09日 12:08  点击:[]

著名盲聋女作家海伦·凯勒在回忆六岁时那个阳光普照的下午,萨莉文老师让水龙头里的水不停流到她小小的手上,让她突然感悟到这就是写在手心里的“水”字的含义的时候,她说“不知怎的,语言的秘密突然被揭开了。我终于知道水就是流过我手心的一种物质,这个字唤醒了我的灵魂,给我以光明、希翼、快乐。”她的那种混沌初开、石破天惊的喜悦,也许就是我来到省妇女干部学校,初次领会“性别意识”这一词时的感觉。  

2003 年 3 月,我已经是 35 岁的干练的人事科长, 10 岁的可爱小女儿的妈妈了。出身常识分子家庭的我从小生活在民主平等的家庭氛围中,成长在“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的大时代,从读书到工作到成家,我都向男性看齐,或者说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我与男性除了生理的不同,还有什么其他的不同。我和他们比赛打弹珠、滚铁环、玩挑冰棒棍;比赛学习成绩、工作业绩、见识阅历 ...... 当我按照市委组织部的要求成为广东省第 22 期中青年女干部培训班的学员时,我只是感谢组织又给了我一个充电的机会;当我在女校的小食堂里拿着食盒排队等待打饭时,我心中充溢着的也不过是重回学生时代的梦幻。所以,当我坐在略显狭小、冷硬的课桌上等待老师来上课时,我一点都没有奢望会有一扇明亮的窗在我眼前豁然打开,我的生命——我作为女性的有意识的生命才真正开始。  

那天,一个略显丰满但眼神中充满理性的淡定、笑容中充满平和的宽容、约 40 岁的女老师穿着一袭小青花的上衣走上了讲台。她就是屈宁老师。当时,她为大家讲课的题目在时光的隧道中我已记不清了,但她说的“社会性别”、“性别意识”、“性别意识主流化”等概念,却让我深深地震撼,让我第一次审视我自己:我在生理上毫无疑问是女性,但在“绝对的男女平等”、“男女都一样”的观点引导下,我已经被教化为不是女性的女性。我虽然时常穿着职业套裙,但它包裹着的是一颗男性的学问塑造的男人的心。正因为大家对平等的追求,对性别歧视的反抗,实际上总是以男性的标准来要求妇女、要求自己,反而抹杀了男女两性之间存在的差异,加重了妇女的社会负担,也异化了自己的行为。如新来的女大学生经常因为例假肚子疼而请假时,我总是忍不住在心里说“娇气”!女同事们聚在一起讨论时装和儿女琐事时,我也觉得不如男同志评议时事来得高雅和大气。其实,我按照男性的标准给女性做了定位,委屈了女性,也给男性增添了压力。作为新时代的常识女性,更应该使政府和社会认识到过往社会制度和学问传统造成的男女两性的差异,更要追求有差异的男女平等,推进性别意识进入公共决策,通过差异性的政策安排改变根深蒂固的社会性别结构,实现男女两性共同参与公共管理,共同发展,从而消除性别歧视,改变社会性别秩序。如推进女领导干部的差异性安排,推进女性就业层次的改变,使幼儿园有更多的男老师,医院有更多的男护士,等等 ......  

我带着被深深震撼的思想和被屈老师的平和所折服的心,课后又常找屈老师请教。她平静地给大家讲了她十五岁就下放海南当割胶知青,再到文革后自学考上大学再到教授的成长史,本身就诠释了女性不懈追求平等的路径。后来又陆续听了祁琨、周天枢、朱宪玲等老师的课。祁老师和周老师用深刻的分析和清晰的思辨让大家进一步理解了相关许多理论问题,让大家自豪女性本来就可以和男性一样理性、雄辩;朱老师则经常用她自己的小故事和现场的小游戏让大家领略常识的魅力和乐趣。比如她让同学们分成 4 个组,每组发一张同样大的白纸,看谁能把纸剪得最长。结果大家组集思广益,用剪“回”字的方法赢得了第一,也让大家懂得了创新、团队、精细的重要。特别是她本人,同学们都说她长得并不是特别漂亮,但她特有的长长的麻花辫子、柔和磁性的声音,很有民族风情的打扮,让大家从生活中看到了一个真正有性别意识的自如的女性的范本。同样让大家有“范本”感觉的就是与大家朝夕相处的班主任韩宇老师。它虽然年龄比大家班许多同学还小,但她总是带着大姐姐似的温暖笑容,经常到大家中间听取大家对学习、生活条件的意见。由于大家班恰逢“非典”期间,她更要安抚同学们的情绪,督促做好教室、宿舍卫生保健等,让大家见识了女性在危机关头的应变、沟通能力和泰然。最后,当上级决定大家这类班因“非典”提前半个月结束时,在最后的毕业晚会上,大家抱着老师们不停地跳舞,与同学们彻夜长谈,谁也不想散去。因为大家有太深的震撼和太多的领悟……  

从此,当我带着性别意识再来观察社会、观察自己时,我有了许多新的欣喜和痛苦。我更懂得如何让自己和单位的女同事们美起来、雅致起来、自信起来、能干起来,而不是让自己看上去与男性一样。我也痛苦地注意到,实际上的男女不平等、许多事情上男强女弱的社会心理定势是那样的无处不在。  

也许正是我的这一观念变化,让我毅然参加了 2004 年 3 月大家佛山市举办的首次最大规模处级干部公选,并荣幸地从 39 名参选者中脱颖而出,当选为市妇联副主席。在此后的 7 年多里,我将在女校接受的妇女观通过各种途径、方法向社会、政府部门传播,使马克思主义妇女观进入了市委党校的主体班课程;推进佛山率先落实了生育保险、免费婚检孕检等,政府在制定公共政策时的性别意识逐步增强,我也光荣地成为省“三八红旗手”。  

现在,我虽然到了新的工作岗位,但在面对许多工作、生活问题时,“性别意识”这个词仍然会不期然地跳进我的脑海,蹦出我的唇间。在女校 2 个多月给我留下的印记,就像透过树叶的阳光,虽然有些斑驳,有些零碎,却永远闪烁着活力和光芒。  

编辑概况:1985.09-1989.06 ,在华中理工大学资讯系学习。 2003. 03-2003.06 ,在广东女子学院承办的广东省第 22 期中青年女干部培训班学习。历任佛山市公路局党委办科员、团委书记、党委办副主任、人事科科长。佛山市妇女联合会党组成员、副主席。现任佛山市工商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编辑:马湘雨  

上一条:杨少英:二进女校 下一条:曾红台:女校——我人生的加油站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